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江山美人要大改,发不发出来看缘分。

{ 2018-01-05 /4 /2 }
 

打开电脑玩了半天,没想起码字。容我找找灵感(更新日期成迷,勿等。


倒是翻起了旧坑。

看到以前一个写诚哥是临仿天才的梗,发现那篇后面的走向特别带劲儿,就想上来跟看过的分享一下嘿嘿(没看过就算啦,已经删文了,也不会更新了

前文说到明诚被萧景琰林殊从桂姨手里救出来。

后面的剧情是:

萧景琰在追查赤焰案时无意间发现,明诚在学习临仿时帮悬镜司仿了一封皇帝的奏折,奏折的内容是针对边塞赤焰军的处决(明诚仿的时候不识字)。始作俑者得知此事败露,想杀掉明诚。明诚被偷偷送走,远赴他乡学习临仿技艺。萧景琰没有证据,只能任由佞臣继续祸害朝廷。

几年之后,萧景琰成了太子,并立萧庭生为嫡长子。萧庭生透过身...

{ 2017-10-05 /2 /5 }
 

说个鬼故事,我没存稿了。

{ 2017-07-15 /8 }
 

攒了几章,明天大概会发

新文,排个雷,原创攻X景琰

具体排雷等发文一并说

想取关的请及时取关~


{ 2017-07-11 /1 /2 }
 

【微淼川向】黑历史

OOC

OOC

OOC


1.


“无用的齿轮。”罗淼模仿着唐川的声音,还顺便模仿了他的样子,板着脸,腰板挺得笔直,引得一旁的几个研究生哄笑不停。

罗淼说完,自己也笑开了,走到唐川身边把他空了的咖啡杯拿走续满,一边吐槽道,“好家伙,那可是对着尸体啊。我第一次出警就在现场听到有人说这种话,当时真是没把我吓得半死啊,还以为遇到变态杀人狂了呢。出人意料吧?你们唐教授当年是这样的。”

“还要我解释多少遍?”唐川并没有抬头看他,只是微微偏头以示自己听到了,眼神牢牢粘在纸上的数据里,说话的当口,报告翻了三页,“我对所有生命都是尊重的。况且那也不是我的原话,我只是看到那个坠楼的人手上的手表残...

{ 2017-04-04 /25 /198 }
 

【范川X明诚】嘿!小老板,要一碗面!

交代了一下之前的故事,下一更应该会见面……

时间线:明诚到山东→ 明诚为了转移同伴借了川川的马→ 明诚去找王老板接头


*

明诚是在半夜被南田洋子的一个电话叫到火车站的。

大冬天的上海寒风凛冽。比寒风更冻人的,是明诚眼前的景象:南田洋子正穿着一身正式的军装,手背在身后,庄重严肃地带着二十个亲兵等待着他的到来。

糟了。莫不是暴露了。

明诚在黑夜的遮掩下眦了龇牙,便淡定地接受了现实,飞速做好跟南田同归于尽的心理准备。

“明先生,”南田像往常一样叫他,“半夜打扰,真是不好意思了。”

明诚摆摆手,露出讨好又不过分谄媚的笑容来,“南田科长这说的是哪儿的话,只不过您找我来……”

“明先...

{ 2017-01-03 /10 /136 }
 

【范川X明诚】嘿!小老板,要一碗面

*

明诚坐在烧着炭盆的旅店房间里,挥走了想要帮他沏茶的店小二。滚烫的热水配着品质一般的茶叶,到了明诚手里,竟也能泡出香气四溢、精致淡雅的好味道。

只不过次等品终究是次等品,茶过三铺,味道便有些过于淡了。

明诚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也就没多在意,只兀自想着:时间差不多了。

思绪刚一落,外面就传来了一片嘈杂。汽车引擎的轰鸣、混乱无序的军靴夹杂着南田的斥责一股脑儿地钻进明诚耳朵里,非但没影响他悠哉的情绪,反而让他笑得更欢实了。

不过片刻,南田便出现在了门外。

“咚咚”敲了两下门便自顾自地走进来的日本女军官像是生怕给他时间掩盖罪证一样,显得仓猝而失礼的同时,还带点不易察觉的慌张。

“明副官...

{ 2016-12-30 /8 /114 }
 

【范川X明诚】嘿!小老板,要一碗面

*

雨越下越猛,最后动静大的像邻居徐大妈倒洗脸水似的,简直是一盆一盆从天上往下泼。

范川想着店里有人管,便也不急着往回赶了,在山腰上随便找了个避雨的地儿,心里其实还对那偷马贼存了一分期许。字写得那么俊,说不定是个秀才,秀才都胆儿小呢。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雨势渐缓,雨点子打在石头上的声音都是清清亮亮的。只是范川没那心情欣赏,吐掉嘴里叼着的干草,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向外头张望半天,一个活物也没见着,脸色便垮得更难看了,满是掩饰不住的失望与气愤。

又蹲了会儿,他实在坐不住了,想干脆淋着小雨回去算了,却听远处传来了熟悉的马蹄声。

我的马?!

他循着声响探头出去,果不其然看到自家马从县城方向飞...

{ 2016-12-27 /25 /148 }
 

【范川X明诚】嘿!小老板,要一碗面

想到什么写什么……


这章是倒叙,时间线在第一章之前。


*

范川很爱惜他的马。

刚到这里那会儿,他嫌弃工人们不会使马,不愿意把马外借,老被街坊碎嘴矜贵不合群,说他那匹“纯种的汗血宝马”像是能让他看起来比周围的升斗小民高贵些似的。

范川倒也由着他们误会从不开口解释,毕竟他的马是真真儿从蒙古那边带回来的,和他的过往经历一样,说出去也没人信。

他舍不得马,一是马跟了他好些年,感情深厚,二是他早年逃亡的时候也没带点别的物件留个念想——枪是不敢藏的,万一被发现了铁定没命,况且他也没处弄子弹来;大帅府上的古董玉器他嫌带在身上累赘就一样没拿,唯独宝贝的那串梨木珠子也因为一次意外被个女眷扯...

{ 2016-12-26 /29 /148 }
 

【范川X明诚】嘿!小老板,要一碗面

脑洞+鸡血,可能有后续


不查资料了,架空


*

军靴踩着石头路发出的声响,和普通人家穿的破布鞋是截然不同的。即使是在鸡飞狗跳、打铁卖菜、吆喝家常等鱼龙混杂的环境中,军靴与高低石块儿碰撞造成的动静也依然无比清晰——在这个飘摇的年代,在这个动荡的环境里,好似只有手上拿了枪的,脚下才会这般沉稳扎实干脆利落。

范川一边看着刚下锅的面,一边竖起耳朵听着军靴越走越近。

“嗤”

他啐了口,招呼伙计道,“看着这锅,可别让面糊了,我进去和面。”说完也不管这伙计在高峰时间忙不忙的过来,“唰”地掀起了帘子,就进了后厨。隐没在帘子里的身形高大挺拔,看上去与这间破旧的小面馆儿有些格格不入。...

{ 2016-12-25 /55 /193 }
 
1 2 3 4 5 6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