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欢乐颂AU】KKW48 鸡飞狗跳(2)

二更!哈!照例艾特我家阿语 @孤立语 


2.过节

作为一个热心的人民警察,李熏然下班回家,听到隔壁新搬进来住户的事,就忍不住去敲了萧景琰的家门。

没人。

“不会被家明吓跑了吧。”赵启平探出头。

李熏然认真的想了想,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正要往回走,就听到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说时迟那时快,赵启平还没看清是谁就发现李熏然浑身上下的毛都炸了起来——如果他有的话。

是明诚。

“明先生才下班啊。”李熏然扯起嘴角,不太自然的笑了笑,“这几天怎么天天加班?”

明诚像是看不见他的破绽一般,和蔼的回答,“做生意的,总有淡季旺季,过一阵子就会闲下来了。”

“明先生是做什么生意的呀?”

“一点小生意。”

“这么神秘?不会是什么见不……”

“熏然。”赵启平低声提醒道,随后抱歉的对明诚说,“不好意思啊明先生,熏然他们警局这两天捣获了一个拐卖人口的犯罪集团,还没缓过来,神经有点过敏。”

“没关系没关系,李警官真是……”明诚拖长尾音,上下打量了一番李熏然。

小警察不由得挺胸抬头正面迎上,“你想说什么?”

明诚轻笑一声,“年少有为。”

小警察被顺了毛,下意识的就要冲明诚笑,最终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过奖。”他努力板起脸说。

气氛蜜汁尴尬,三个人谁都不知道要怎么打破。

电梯传来了嗡嗡声。

“大概是家明回来了。”赵启平道。

明诚一听,迅速走到了自家门口,麻溜的掏出钥匙开锁,飞速对两人说,“时候也不早了,我也有些累了,就先休息了,再见。”

“砰”。

前后不过数秒。

赵启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大概还记着家明为了让他当模特缠了他三个月的事吧。”

“活该。”李熏然一边说,一边踢着墙角玩。

“你干嘛呀,对明诚这么大敌意,人家招你惹你啦?”赵启平不解。

“你不懂,”李熏然的表情严肃了起来,“我观察了一下这个人的作息,极为不稳定,不像是有固定工作的。并且,他一直会更换身上的香水味,不是为了掩盖什么就是工作需要。”

“人家就不能是做香水生意的嘛?”

李熏然冷笑,“香水生意有淡季旺季?再说了,如果是这样,那他为什么刚才支支吾吾的不愿意告诉我?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猜,他要么是毒贩子,为了浑水摸鱼躲避缉毒犬搜查,所以喷香水,要么就是牛郎,为了讨女人欢心,魅力不够,香水来凑。”

“我看人魅力挺大的。”赵启平小声嘀咕道。

“赵启平,你还是不是我朋友了?”李熏然有些不高兴了。

“疑罪从无啊熏然。要善于学习西方先进思想,知道吗?”

 “算了吧,就你那些警匪题材的美剧,我看了五分钟就能挑出十七八个错。还先进思想呢。”

赵启平不打算再和他纠结在这个问题上,正想回屋,又猛地回头看了眼电梯,把跟在他后面的李熏然吓了一跳。

“你干嘛?”李熏然一巴掌拍在他背上。

“我这不是在想家明怎么还不回来吗?”

——说曹操曹操到。

“然然~~平平~~我回来啦~~~”

声音却不是从电梯里传来的。

赵启平和李熏然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迷惑,“他人在哪儿呢?”

在楼梯间里。

“呼呼,”陈家明推开沉重的防火门,气喘吁吁的撑着大腿,好一会儿才勉强顺了气,说,“我刚才,在一楼电梯门口,好多墨镜男,堵在那里不让我上,我就只好,走上来了。要不是,他们人多,我非得跟他们,好好理论理论。”

李熏然听完,不由分地说按了电梯,“这可是扰民,我得下去看看。”

“算了吧,那么晚了。”赵启平眼疾手快的拽住了他的衬衫。

拉扯间,电梯开了。

萧景琰看到这热闹的楼道,微微一愣,冲三人点了点头,“晚上好。”

“你就是萧景琰吧,你好你好,我叫李熏然,和他们一起住在2202。”

“你好。”

“琰琰,”陈家明凑了过去,“你上来的时候有没有碰到几个吓人的墨镜男?”

萧景琰不自然的动了动肩膀。

然而并没有人发现,因为李熏然已经撸起袖子决定下去执(gan)行(shang)公(yi)务(jia)了。

“我就看看,”李熏然哭笑不得的看着赵启平死死按住电梯向下的按钮不放,补充道,“我保证绝不先动手,行么?”

“其实,”萧景琰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也担心李熏然下去和保镖们发生冲突,只好开口,道,“那是我的保镖,刚才多有得罪,抱歉。”

那一天,2202的租户们终于回想起曾经一度被金钱支配的恐惧。

“有钱人呐……”

“保镖呐……”

“下次别这样儿就行。你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儿可以来找我,不用麻烦保镖,”李熏然自豪的笑了,“我是个警察。”

“谢谢,”萧景琰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半晌,才道,“可是你打不过我。”

评论 ( 41 )
热度 ( 194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