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欢乐颂AU】kkw48 鸡飞狗跳(3)

真的是鸡飞狗跳了~

不许说我然然傻!这是他的职责,至于我为什么这么打预防针……看文吧

其实昨天晚上就写完了,忘记发出来了……


 

3.血迹

萧景琰搬来一个多礼拜了,总是很忙,每天都是清早出门,又披星戴月的回来。

“李警官,你用你的专业知识分析一下看呢,我们的新邻居是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呀?”赵启平故意用之前李熏然质疑明诚的话调侃道。

李熏然瞪了他一眼,“萧景琰是刚退伍的军人,转职什么的手续很多,又烦,新工作上手也需要时间,早出晚归有什么不正常的?”

“我看你啊,就是对明诚有偏见。”赵启平摇了摇头。

“你才是对明诚有什么特殊好感吧,我看你们平时也没有交集,怎么这么帮着他说话?”李熏然冷笑一声,“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我可劝你小心。”

赵启平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喝了一口,才慢悠悠的摇着头说,“我又不是种马,我只是觉得,明诚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李熏然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

赵启平也没有继续追问,喝完酒就起身,打算回屋睡觉了。

“然然!平平!我们厕所顶上好像漏水了!”陈家明喊道。

“不太严重的话不能明天再说么?我明天还有一台手术呢。”赵医生揉了揉眼睛。

“可是……那漏出的水,好像是红的……”陈家明的声音有些颤抖。

李熏然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像个小炮弹。

“哪儿呢?”

“这儿。”陈家明指着天花板一角。

瓷砖的缝隙里果然渗着深褐色。

“我们楼上应该是空的吧?”赵启平也凑了过来,抱着手臂站在厕所门口。

“不,楼上应该是个阁楼,”李熏然说,“我们的房子原本该是复式的,后来好像被房主改过格局,现在楼上不知道是……是明诚!一定是他!”

话还没说清楚,李熏然就等不及的随手披了件外套准备下楼找物业。

“不是,怎么就是明诚了?你倒是说清楚啊?”赵启平就像上次一样,死死的拉住他。

李熏然本不欲多说,拗不过他,才叹了口气,全盘托出道,“我之前替我们缉毒组的一个同事守过岗,看到明诚和一个毒贩接头。虽然没有抓到现形,但是会跟那种人打交道的,一定不是什么好鸟。毒贩子有多凶残,你没有经历,我却是见识过的,我多少同事、战友……”他说不下去了。

赵启平被这个消息砸得有些晕,手一松,李熏然就窜了出去。

物业一听说这个情况,吓得也是魂飞魄散,生怕小区出什么丑闻,千叮咛万嘱咐三个小伙子不要声张。

赵启平打了明诚好几个电话他都不接,李熏然等不及了,给警局报了案,拉着物业就要上去瞧瞧。

一边带他们上楼,物业小徐一边八卦道,“熏然警官,我建议你呀,别趟这趟浑水,这个萧景琰来头可大着呢,等闲得罪不起,他就是真杀了人……”摇了摇头,“估计也拿他没辙。”

“萧景琰?不是明诚吗?”李熏然愣了一下。

四个人都停下了脚步。

小徐也奇怪呢,“怎么会是明先生?顶层的阁楼一整个都是萧先生的呀。”

“还要上去么?”赵启平打了个哈气,“搞错了的话,明诚的嫌疑也该解除了吧?”

“当然要上去,”李熏然坚持道,“那个萧景琰有问题也说不定呢。”

“熏然警官你可悠着点吧……他家里来头大着呢。”小徐道。

“真有这么厉害?”李熏然嗤笑一声,“他老子就是再牛我也不管,真要是犯了事儿,我一样办他。”

小徐见他不听自己的,也急了,“有些人,我们小老百姓是真惹不起,你是不知道,那天他带的几个保镖都是荷枪实弹的,你自己合计合计,他该是什么来路?”

“看那配备呀,他爹至少也是国家级部长级的人物,混军队的话,一个中将是逃不掉的的。”陈家明在黑暗中紧紧抱着李熏然的胳膊对他说,“然然,像那种人呢,咱们小老百姓可得罪不起。”

李熏然依然倔得像头牛。

一行人打开了萧景琰的房门,拍了照,径直走上了阁楼。

门一开,虽然没有立刻看到尸体,眼前的场景却结结实实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放眼望去,两旁的墙壁上密密麻麻挂满了枪支弹药。

“这……”李熏然狠狠地皱起了眉头,“我们警局都未必有这么多库存。他这是要干什么?”

越往里走,赵启平就越兴奋,他看了看严肃的像一块石头的李熏然,转头用胳膊肘顶了顶陈家明,“你不觉得特别兴奋,很想拿一把试试手么?”

陈家明对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枪可不是好玩儿的,那后座力可怕着呢,你看我这纤细的小手腕,怎么可以承受那种力道?”

“到了。”李熏然沉声道。

眼前赫然是一件带血的马甲。

“啊——”陈家明下意识的就叫了出来,被赵启平一把捂住了嘴。

“冷静点儿,行么。”说完,又问李熏然,“现在怎么办?咱们没有尸体,就没有切实证据啊。”

“你让我想想。”李熏然托着下巴,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犯罪现场,喃喃自语道,“他要是要处理尸体的话,没道理单单留下这个啊……是有收集癖的变态杀人狂?也不像……”

“啪”

四个人被强光激的纷纷闭上了眼。

再睁眼时,萧景琰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

“你们在干什么?前台打电话给我说2202的厕所顶上漏水,我已经尽可能快的赶回来了,你们这样擅自……”

“萧先生,”李熏然往前站了一步,直挺挺的迎上萧景琰,“我们接到报案说您的屋子里渗出不明血迹,我们怀疑您有凶杀案的作案嫌疑,还请您跟我们到警局走一趟。”

“凶杀案?”

评论 ( 16 )
热度 ( 135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