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KKW48的辩论队(1)撒娇的女人会好命吗?

设定清奇,有病的脑洞,可能有续集

CP:明诚X方孟韦,陈亦度X赵启平,萧景琰X石太璞,季白X李熏然(没有凯凯影视形象的角色,暂时不会出场,只是按照个人喜好配了一下西皮)


撒娇的女人会好命吗?(辩题来自奇葩说第三季,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



MC:撒娇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女人的一个杀手锏,但也有人觉得,撒娇的女人惹人讨厌,因此撒娇反而会成为女人的减分项,那么,撒娇的女人会好命吗?让我们听一听今天的正反双方是怎么说的吧。正方:一辩明诚明先生,二辩陈家明陈导,结辩赵启平赵医生,反方:一辩方孟韦小方,二辩李熏然李警官,三辩萧景琰萧先生~大家掌声~那么,按照抽签顺序,先从正方一辩明诚先生开始吧。

明诚:大家好。今天的论题老实说,离我挺遥远的,我可能认识的女性有限,实在是找不出一个能让我觉得符合“撒娇女人”这个定义的具象化对象。所以我不打算从我身边的人入手举例,我想说一说百年以前。我出生在一个国家飘零民族动荡的年代,这个背景对于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来说很抽象,但我这么说,大家应该能懂,就是你手无寸铁的出门,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枪支弹药,不去招惹任何麻烦,却还是有可能被不知哪里飞来的弹片击中,再也回不了家。我的工作是间谍,你若让我扪心自问,在工作中我会撒娇吗?我会。不可否认,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交际中的润滑剂,它让你待人处事更为圆滑有礼,并且另一点很重要的是,撒娇代表着示弱,而弱者,往往能让人掉以轻心,当你的敌人不把你当一回事儿的时候,你干掉他或是成功忽悠的机会都是非常大的。这是我的切身体会。

当然,现在时代不同了,但起码,在座的每一位都有梦想吧,都有无论如何也想完成的事吧?如果是这样,我奉劝在座各位不要把撒娇看作是洪水猛兽一样去排斥,要知道,它不过就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希望你们因为不撒娇,而错失了想要的东西,不希望“不撒娇”成为一道挡在你人生路上的天堑,不希望等你们老了以后回想起来,追悔莫及。服个软,又能怎样呢?我说完了,谢谢。

MC:谢谢明诚先生的发言,接下来轮到方孟韦先生。

观众:yoooooooooo

MC:(奸笑)大家为什么都那么激动?

观众:夫妻(夫)吵架!

MC:你们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坏东西,人家好着呢。不信给你们看VCR

—VCR—

赛前准备

明诚:等下我一辩吧。

赵启平:怎么,怕跟你们家那位对上,回家要跪搓衣板?

明诚:怎么会?要跪搓衣板那必须是我自觉自动自愿的啊,哪里需要他开口。

赵启平:(竖大拇指)

—VCR Over—

观众:(口哨起哄满天飞)亲一个!亲一个!

MC:我也觉得明诚先生的态度值得嘉奖,小方,你怎么看?

方孟韦:(脸红扑扑)我、我可以开始了吗?

MC:你这样我要是说不行,回头就得被你粉丝掐死,说我欺负你,好吧,为了我的性命安危,请你开始。

方孟韦:对方辩手(一字一顿)刚才说,撒娇只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哼,我觉得你把问题看得太小了。撒娇并不只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更是一种生活状态。你要讲战争?好,我们就来说一说战争。内战期间,我在北平任警察局副局长,听得多,见得也多。后世皆说国民党是败在自己内部的贪污腐败上的,这一点,我作为亲身经历者,深有体会。一千吨运给北平百姓的配给粮,从中央层层拨下,到了基层,便只剩下一百吨,还是掺了沙的,可见贪污之严重。我曾在一个饭局上亲眼看到了一个局长因为他包养的情妇撒娇而同意用一千斤粮食换她一件首饰。而就在那不久之后,那个局长因为嫌她太烦,就喂了她一颗子弹。当时,我也在场。如果你们和我一样,见过那样的场景,你们还会赞同,撒娇女人会好命吗?

对于撒娇的人来说,他们不够独立,丧失自我,依附于被撒娇的对象,这样的生活方式,是不会给人带来好命的。而对于被撒娇者来说,他们因为虚荣心和面子的作祟,拒绝不了别人的撒娇,可能会做很多很多的错事。我相信业,相信因果,如果你做了一件事,导致无数人因你而受苦,你的命必然是孽障累累的,又怎么会好?我说完了,谢谢。

明诚:(举牌子)我要奇袭。

MC:你这样真的好吗?

明诚: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MC:(热泪盈眶)让我们为明诚的敬业点个赞

一辩奇袭

明诚:孟韦……

观众:yoooooooooooooo

明诚:(改口)方孟韦先生,(面向观众)这样总行了吧?(转回来)你应该不是一个会撒娇的人,对吧?那么请问,我宠你吗?

观众:(捂住被闪瞎的眼睛)yoooooooooooooo

方孟韦:(脸红)……还行?

明诚:(嬉笑)那么你觉得,有一个像我这样宠你的爱人,你好命吗?

方孟韦:(瞪眼)!!!!

明诚:你看,无论你撒不撒娇都不会影响我对你好,对不对?而这个道理反过来说也是成立的。谢谢,我说完了。

MC:奇袭完毕,请大家拿起手边的狗粮,怒吃一斤。同时,让我们有请下一位,陈家明先生。

陈家明:(咳咳)大家好。首先呢,我要说的是,大家手边的狗粮真的非常好吃哟~它也是我们家婉君的最爱呢……

MC: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婉君是……家明的女朋友?

众人:是他家狗~

MC:哦……我说呢——(拖长音)

陈家明:讨厌你~好啦,让我继续讲啦。

MC:嗯,你讲,你讲。

陈家明:诶?大家有没有发现,其实在刚才呢,我就亲身示范了一次如何用撒娇来处理那些没有恶意的调侃而不显得尴尬。如果刚才我不撒娇,这话呢,我就接不下去,接不下去呢,就会冷场,对不对呀?

观众:对!(家明宝宝说什么都对!)

陈家明:所以说,撒娇有没有用啊?

观众:有!

陈家明:么么哒~真配合~好了,那现在我要来回应wuli韦韦刚才的质疑,那就是,当一个人将撒娇当成是一种生活方式时,这个人是不独立的。Look at me,普利斯,作为撒娇界的无冕之王,我自认为撒娇频率还是很高的,但是这个影响到我的工作,影响到我的专业性,影响到我的独立人格了吗?没有嘛,对不对?我导的广告还是那么优雅,还是那么具有艺术气息,我就是撒撒娇嘛怎么啦?吃你家大米啦?所以归根结底,不是撒娇的问题,是能力的问题。女人,宝贝儿们,你们可要记住了,娇,该撒的时候就是要撒,但是能力,该锻炼的就要锻炼,听到没有呀~我说完啦~

MC:(憋笑)好的,谢谢,请坐。接下来是我们的小李警官,李熏然同志。有请。

李熏然:(直挺挺的站着)我是一名警察,平时所能接触到的人大致有两类,警察,嫌疑犯,所以讨论这个问题,我也想从这两个角度去说。
首先是撒娇的警察,试想,警察撒娇能够提高破案效率吗?能够让犯人自首吗?显然不能吧。如果撒娇有用,那么我们的警校就应该专门开设一堂课,叫做撒娇审讯学,对不对?要教你怎么对嫌疑犯撒娇嘛。这个大家也都看出来了,是很可笑的。
那么再来,除了警察,我接触的另一大类人群,是撒娇的嫌疑犯。大家觉得,一个撒娇的嫌疑犯和一个不撒娇的嫌疑犯,警察会区别对待吗?我可以以人格保证,不会。犯事儿了就是犯事儿了,无论你是不是撒娇,是不是什么二代,是不是我们惹不起,我都不在乎,这是身为警察的职业操守。我,以及我的同行们会竭尽所能的保护住这一部分的社会公平。
所以,其实结论已经很明显了,撒娇,并不会让你在原有的基础上变得更为好命,因为它不会改变任何既定事实。最后我想说,好好做人,好好说话。

MC:好的,谢谢我们的李警官,今天李警官的形象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大呢。听这口气,是不是有很多女生都会对你撒娇?有点烦了哦?

李熏然:我还好吧,但是最好还是不要撒娇,我觉得。

MC:大家听到咯?李警官不喜欢人撒娇……家明?

陈家明:奇袭奇袭~

MC:你要誓死捍卫你撒娇的权力是吧(笑cry)

陈家明:哼~(起立)然然,你说撒娇的警察审不出犯人对吗?那我问你,如果,你们警察抓错了人,你对着那个无辜的人撒个娇,场面会不会比较好看一点?人家会不会比较容易原谅你们?

李熏然:我觉得还是陈恳道歉比较好。

陈家明:你难道要像这样,板着脸,(压低声音)‘对不起’,吗?人家本来就一肚子火了,被你这么一搞,不更生气才怪呢。

李熏然:(轻笑)大家可能不知道,我们陈导在片场可完全不是这种状态的。他发起火来也是很吓人的。这一点,家明你不会否认吧?那你觉得,你这样,完成的工作室更好了还是更差了呢?

陈家明:生气怎么了?撒娇的人就没有生气的权力吗?不要这么捆绑概念好不好~

李熏然:一向喜欢撒娇的你到了工作场合突然就不撒娇了,这难道还不能说明撒娇对于工作并没有任何帮助吗?

MC:时间到。谢谢二位。

陈家明:(嘟嘴)哼

MC:家明你要不撒个娇,看看时间会不会停下来?(笑)接下来是结辩环节了,让我们首先来听一听正方赵医生的观点。赵医生,请。

赵启平:看到这个辩题,我不由得感慨,这个世界对于女孩子们有多苛刻。你不能撒娇但是要温柔贤良,你不能心机,但是要当解语花,你不能强悍,但是要赚钱养家。多可笑,对不对?撒娇,实际上只是性格的一部分,而世界上,没有一种性格是完美的。所以它并不能代表任何东西,你是怎样性格的人,无法决定你是不是有好命。
每一个女孩儿都是可爱的,撒娇的女孩儿也是,你如果非得说撒娇的就没有好命,这个就太过于恶毒了,为什么会有“XX的女人会好命吗”的命题呢?这就像是你问我,不会做菜的总裁会不会好命一样可笑。

MC:所以(不怀好意),总裁会做饭吗?

赵启平:(翻白眼)不会。

MC:那你觉得他好命吗?

赵启平:废话,他有我嘛。

观众:(口哨冲天)yooooooooooo

赵启平:咳咳。回归正题。今天的社会,太喜欢给女孩儿们设下条条框框去制约,它告诉你,你能做哪个,不能做哪个,该做哪个,不该做哪个。可是,真的是这样吗?其实仔细想一想,其中的逻辑是很可笑的,它就是在强行管控你的一举一动,只不过披上了一层冠冕堂皇的外衣罢了。没有好命是一个太过恶毒的诅咒,而有好命是一种美好的期许,所以相比前者,我更愿意站在后者的立场上进行辩驳。我的话说完了。    

MC:我们赵医生的话让人更想嫁了有没有?

观众:有!!!!!!!

MC:(摇头)啧啧,可惜,人家赵医生只愿意做饭给某总裁吃(坏笑)好了,让我们最后请出萧景琰萧先生进行结辩。

萧景琰:各位好。首先,我想回应一下刚才对方所的论点。在我看来,赵先生的说法未免太过了,不会好命并不是什么恶意的诅咒,仅仅是一个中性的评价,就像是说吃饭不能长个儿一样,当我说这句话时,我难道是在批判吃饭?我难道是在诅咒吃饭的人不长个儿?不是吧。我只是在陈述这两件事情之间的联系而已。
在朕、我还只是皇子之时,便最讨厌趋炎附势、阿谀奉承之辈。这种人,一经发现,朕绝不重用。撒娇,在朕的理解中,便是放低姿态攀附比你强势之人,以达到自己的目的,此种为了自身利益不择手段的行为,对官场规则的破坏之大,令人生畏。有人曰劣币驱逐良币,朕十分赞同。朕自登基之后,共计花了十余年时间,才将三朝遗留下的徇私舞弊风气基本整顿干净,如若不然,则旱涝无粮,科考无秀,朝堂无谏,世族无能,天地无德,世间百姓,民不聊生。
所以在这里,朕……我想奉劝大家摈除走捷径的念头。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去接近你的心爱之物亦或是目标,方为正途。谢谢。

MC:……景琰说完我都不太敢接茬了,总觉得说不好会被砍头。

萧景琰:(皱眉)朕从不是滥杀无辜的昏帝,况且朕、我已经不是皇帝了,现在也不是帝制,我并不能决定……

李熏然:(拉拉他袖子)景琰,他开玩笑呢,别理他就是了。

萧景琰:(眉头紧锁)这……

MC:(冷汗)对对对,您千万别理我,我就这么随口一说,好了好了,今天的辩论就到这里吧(拔腿溜)

众人:嘘————————


评论 ( 18 )
热度 ( 90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