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围魏救赵】二人读书小组

小段子。


又名,跟着魏赵读书去23333


书目-柏拉图《飨宴篇》


 赵启平与曲筱绡分手后,安迪组织了一次读书小组,赵启平一看那天自己休息,欣然答应,心里也是有数的——安迪怕是曲筱绡找来的说客。他原本想着,要是那小妖精能定定心心跟着小组读下一本书来,倒也还不算是无药可救,她要是再提复合,自己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可到了地方他才发现,偌大一个低调却不简陋的咖啡厅里,只有魏渭一个人。


走近,落座。亲近如多年老友。

 

即使脸上露出了有些促狭的微笑,魏渭看上去还是一如既往的儒雅,“赵兄,我可听说你最近被小曲那丫头缠怕了。我还没有问过安迪,你们是为什么分手的?三观不和?”其实倒也不是猜不到。


赵启平虽然还对前女友抱有一丝希冀,但当听到这个名字时,脸上还是下意识的露出了厌倦,“我实在是受够了。她是……中国特色‘存在即合理’主义者。”

 

魏渭了然的点了点头,显然对这种类型的人有些了解,“亏你忍了这么久,”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里是我朋友开的咖啡厅,没有菜单,你想喝什么就点什么。”


“推荐?”


“如果一个咖啡厅敢用Wedgwood做餐具,那应该不会拿它来配难喝的咖啡。”魏渭笑道。


“那我可要期待一下了,”赵启平也笑,“对了,安迪呢?”


安迪自然是有事的。


柏拉图的《飨宴篇》两个人之前都看过,不过这种书,永远也看不够。况且背景乐是李斯特,自然不能更享受了。


魏渭看书的速度很快,并不比安迪逊色多少。


书页渐尽,他开口道,“亲爱的苏格拉底啊,她是你的阿尔基比亚德,只知道嫉妒你与更漂亮的肉体相遇,却不知道她在你真正追求爱与美的路上,只是一块绊脚石,让你苦恼万分。”


赵启平抬头,将思绪从书中抽出,跟上魏渭的波段,道,“魏兄的说法倒也有趣,可她难道不该是Xanthippe吗?”


“当然不,”魏渭一字一句的说,语调轻柔的宛如情话,“你们毕竟没有契约关系,你也没有义务忍受她的一切,只要你想,你随时都有抽离的权利。”


“但……出于道义……”赵启平犹豫道,“阿尔基比亚德至少对苏格拉底是一片真心。”


“可你别忘了,她最终出卖了雅典。”


赵启平骇然,思虑再三,又觉得此言甚对。


咖啡真的很好喝,好喝到就着李斯特,赵启平居然可以和一个男人在咖啡厅边看边聊了一下午关于爱情的书。更吊诡的是,他竟然甘之如饴。


日暮时分,安迪姗姗来迟。


“安迪?你怎么来了?”赵启平有些惊讶,“我和魏兄正准备去吃饭,你这是赶着点来与我们共进晚餐嘛?”


“To the feasts of good men,the good unbidden go.”安迪回答,说完又看向魏渭,对着他终究略带芥蒂的神色,笑的像一个天真不知事儿的小姑娘。


“Madam Socrete.”魏渭看着她,微垂的眼角显出几分宠溺,又几分无奈。


“我可不敢当,”安迪笑着摇头,“实在是消受不起Xanthippe。”


“小曲一会儿也来吃饭的吧。”魏渭会意,扭头去看赵启平,倒没有不安,也没有试探。眼神沉静得像一口古井。


大概称得上是老神在在。


“我的阿伽通,”赵启平勾起嘴角,“我可是苏格拉底。”


魏渭也展颜。


不再年轻的脸上,每一条皱纹都像是岁月留给他的勋章。


显得……那么美。


机关算尽。


周瑜黄盖。 



————————


大概就是一个魏渭看上赵启平,跟安迪和平分手,安迪帮忙牵线,赵启平又刚好也喜欢魏渭的故事。


懒得具体做注解了。


放飞自我。


评论 ( 22 )
热度 ( 44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