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欢乐颂AU】kkw48 鸡飞狗跳(5)

5.觥筹

中国人爱吃,也爱在饭局上谈生意。这是有道理的。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事,是一顿饭不能解决的。

2202的三个人,一个总是加班,到点吃饭的习惯基本没有,闲下来能吃上一口热饭就是幸福了,根本管不了味道如何;一个虽然有些讲究,奈何自己手艺不行,现在又穷了,也只能将就地吃些能填饱肚子的东西;还有一个呢,生活情趣也有,基本品位也足,只是工作辛苦,一上手术台就是好几个小时,但凡还有些精力,又爱往酒吧跑,实在累紧了,下班回家,便只想往沙发上躺。

这样一看便不难发现,这三个人的日常饮食状况有多糟糕,也不难想象,当他们面前有一桌珍馐时,他们的反应会是什么样的。

“李熏然,你是猪啊吃东西吃得那么快,”陈家明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风卷残云的几乎扫完了一整盘八宝辣酱外加两碗饭,“给我留一点会怎样啊?”

李熏然嘴里塞满了饭,吃得正欢,压根儿没工夫回他的话,倒是方孟韦忍不住为他开脱,道,“我们警察局里吃饭都是这样的,生怕吃得慢了耽误工作,熏然他这也是习惯了,陈导您就不要跟他计较了吧。”

陈家明那是跟李熏然闹着玩呢,听方孟韦这么正经的解释反倒有些不知道怎么接了。

还是赵启平反应快,回应道,“是呀家明,吃辣的对皮肤不好,你明天早上起来要是长了颗痘,可别怪我这个医生没有事先提醒你。”

陈家明翻了个白眼,会意的把话题往外扯,“哟,某些人这种时候倒是不强调自己是骨科医生啦?我之前胃疼找你,你怎么就不给我诊诊,还要死要活的拖着我去医院做胃镜呀?”

“赵先生是骨科医生?”一直埋头吃饭的萧景琰忽然抬起头,来了一句。

赵启平不明所以,“啊,对,我是骨科的,”说完像是想起什么,眼睛在明诚和方孟韦之间来回的瞟,“之前念书在德国,所以算是德国骨科。”

这个梗并不好懂,更遑论是萧景琰这样跟不上时代、遗世独立的奇葩了。

“抱歉,我对这方面不是很了解,德国的骨科……特别好吗?”他睁着他那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真诚的看着赵启平,让老司机心理压力骤增,怕出车祸,完全不敢开车,“啊哈哈哈,是呀,德国的医疗工具,你懂的,那些打进身体的钢钉啊什么的,都是德国产的最好,所以……”

“我以前也在我们军区的医院里看到很多写着德文的设备。”萧景琰了然的点了点头。

李熏然吃饱喝足,见席上大家都聊开了,便偷偷把方孟韦拉到一边,问道,“方副局长,我能问你个问题么?”

方孟韦点点头,“你问吧。”

“明诚究竟是做什么的?”

方孟韦的神色登时变得有些复杂,沉默许久,才道,“我也不知道。”

李熏然看着他眸中的担忧几乎要满溢出来,颇有些后悔提出了这个话题,只是也没法倒流时光,只能干巴巴的安慰道,“我常听闻方家家教严谨,想来你哥应该是个有分寸的人。”

方孟韦的神色更糟了,“我哥他……不是在方家长大的。”

李熏然真想抽自己几巴掌,“方副……”

方孟韦勉强挤出一个笑,打断他,“没事,这不关你的事,你又不知道我们家的情况。”

李熏然见方孟韦难得愿意多说几句话,自然是洗耳恭听的。

“明诚和我是双胞胎。在我们刚出生时,医院里的一个黑心护士为了赚钱,就把他偷抱去卖了。我们家在这件事过去很久以后才知道了明诚的存在,而那个时候的他,已经是明家的养子了,生活富足,亲人和睦。我们没有任何办法弥补他,他可能也不稀罕我们的弥补。嗝——”

他打了个酒嗝,眼睛一闭一睁便忘了自己说到了哪儿,愣愣的盯着李熏然看。

李熏然也很茫然,不知道方孟韦这是什么意思。

“孟韦,孟韦。孟韦?”明诚从厨房出来,一边解围裙一边叫道,见他没反应,便走到他身边,把他的身体掰过去一看,笑了,“我说怎么他最爱吃的糖醋小排出炉了他都没反应呢,原来是喝醉了。”

李熏然看着方孟韦面色如常的嫩白脸蛋,实在是不知道明诚是怎么看出来的,转头看了眼餐桌,道,“他才喝了半杯啤酒啊。”

“他呀,一点酒都不能碰。”明诚笑得眯起了眼,显然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陈年旧事,只是他没有什么分享精神,李熏然也不好过问。

“你们慢慢吃,我先把他搬去卧室,让他睡得舒服一点。”

李熏然点头,看着动作轻柔的不像话的明诚,忽然就觉得明诚大概是个不错的人。

回到饭桌,看着几个色泽鲜亮、冒着热气的菜,李熏然觉得自己又有些饿了。吃了些糖醋排骨和干锅茶树菇,他忍不住用胳膊肘顶了顶旁边的赵启平,“你之前,为什么对明诚那么有好感?”

“为什么?”赵启平想了想,回答,“大概是觉得,他是个聪明人吧。”

评论 ( 23 )
热度 ( 102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