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双玉】泰安手记(1)

又开新坑,不要打我。我就是要写双玉!灵感要是跑了就糟了

反正我该写的都不会坑!嗯,大概


这篇文大概说的是石太璞和萧景琰在一个看似普通的小县城相遇,互相改变,互相成长的故事。


别看第一章像是轻松向的,其实是一个正剧,埋了好多伏笔233333很多大家可能觉得不太对的地方说不定就有大文章~所以希望大家认真看文呀,然后,可以提出疑问,但是如果涉及剧情,我不会剧透的!


灵感来源:太祖的《寻乌调查》。



1.初来乍到

石太璞把萧景琰“捡”回他的破庙里时,完全没有想过眼前这个青年真的会是遥远金陵的一个重要人物。哪个大人物不是前呼后拥的呢?他也算是走过太多的路,见过太多的人,还有妖,从没见过哪个大人物是萧景琰这样的。

“吃吧,”他木讷的递过那一个萧景琰因囊中羞涩而无法负担的馒头,也不觉得他会挑三拣四,“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萧景琰认真的思索片刻,道,“找一家小店,做工。”攒一攒回去的盘缠。

石太璞听了直摇头,道,“此法不可行。这县城里有百来户人家,但鲜少有年轻人外出游历,小店从不会缺人手。”

萧景琰也犯难了,他从小到大的学识并不能告诉他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我要是报官,让官差替我找那个偷我钱财之人,又如何呢?”

石太璞又是摇头,“这里少有外人进出,那扒手多半是本地的,官差又怎么会替你这样的过路人得罪自己人呢?”

萧景琰听闻,眼睛一瞪,“这是不对的。”想了想又垂下了眼帘,却是人之常情,他懂的。他见过远比这更可怕的“人之常情”。

石太璞平日与人交流就少,碰到这种时候更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他了,纠结了半天,只能把自己的馒头掰成两半,默默地塞了一半大的给他。

萧景琰没肯收。

“我有这些便足够了。”

“我等修行之人,向来习惯苦修,戒律克制。”

谁都说服不了谁,便只好将那半个馒头暂搁。

半夜。

两人都被对方的肠胃叫醒,相顾无言,最后还是在火上把馒头烤的热乎香甜,分着吃了。

*

第二日,两个人决定到破庙后面的竹林打猎。

一个捉妖果决,一个杀敌智勇,对付几只山鸡野兔还是不成问题的。石太璞甚至还在竹林深处的一汪清泉中用法术捕了几尾鱼,萧景琰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石太璞只推说运气好。

“这些东西可否拿去市场卖钱?”萧景琰问。

“在这里怕是卖不出去,但若是去再远一些的大城,说不定可以。”石太璞艰难回忆着以前在城里的见闻。对于这些,他向来是不在意的。

萧景琰松了一口气,像是真的要考虑以此营生。

石太璞从与他的交谈中推断出他从前家世不俗,只当他是家道中落或是有什么变故,绝口不提让他联系家里,只道,“萧兄打算以后就一直打猎?”

萧景琰眨了眨眼,“石兄是说,打猎这件事不能长久为继?”

石太璞哪里知道他说的长久是多久,建议道,“萧兄若只是路过此地,大可不必在此滞留,去大些的县城岂不更好?”

萧景琰坦然道,“实不相瞒,石兄,我此次出行,就是专程来泰安的,等到事成,我自会回家。”

家族健在,石太璞觉得自己有些搞不懂,“泰安不过是一个偏远小地,敢问萧兄来泰安所谓何事?况且既然你家人知道你外出,为何不捎信回去,让家里人帮你出出主意,看如何是好?总强过你现在为生计发愁。”

萧景琰先前没说,不代表他有意隐瞒,石太璞既然问起了,他也不顾左右而言他,道,“我此番前来,是想考察泰安民情,好积累些许治理……经验。况且我有手有脚,自谋生路又有何不可?”

倒是官宦人家的孩子。石太璞暗自有了判断,觉得萧景琰的父亲定是一个十足的清官。

*

打了猎,烤了肉,吃饱喝足,石太璞实在不放心萧景琰这样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公子哥与俗世打交道,便与他一起,拿着没吃完的野兔去了县城最繁华的一条街上。换钱是换不了的,换两杯茶,几样点心倒是不成问题。

“老板,”石太璞替萧景琰打听道,“请问,你们这里赶集一般都是到哪里生意好些?又卖哪些玩意儿?”

老板约莫是觉得有人来抢生意,挺不愿意回答的,只道,“海岱一片,自然是青州最好。”

萧景琰看出他的顾虑,解释道,“老板,我们并非想抢你们的营生,只是我外出游历,被贼人拿了钱财,现在身无分文,行事有诸多不便,还请您帮个忙,指一条路。”

老板的脸色更古怪了,张了半天的嘴,才一指斜对角的面粉铺,道,“你去问老张头吧,他们家大儿子常年跑商,比较熟悉这个。”

“多谢。”萧景琰郑重作揖。

老板往旁边偏了偏身,像是不想受他的礼,言语间倒是颇有些善意的提点道,“那老张头是个病痨子,脾气古怪得很,说话也不中听,你们可莫往心里去。不过你们若是身段软些,他还是愿意讲话的。”




评论 ( 16 )
热度 ( 59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