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双玉】泰安手记(2)

今天总共码了快1w字的文……充分说明了一个面临着DDL与鲜凯缺乏的文手能有多少爆发力……


以及,俗套的剧情是需要的,因为现实就是这么俗。但是我们还有不按常理出牌的景琰,不是吗?


为君不易,景琰在深度了解老百姓的路上才刚刚起步XD


2.前路莫测

那面粉铺的门面极小,萧景琰与石太璞走到那里,险些错过了。

走进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不大也不小的一间铺子里,面粉堆得满满当当,够一户平常人家吃上好几年的。

然而铺子里并没有人,几吊铜钱就那样大刺刺的摆在桌上,倒也不怕偷。

“请问,张老先生可在?”萧景琰轻敲那小小的一方柜面,朗声道。

里屋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脚步声。

帘子一掀。是一个五岁左右的孩童。

“你们找我爹,有什么事吗?”他皮肤白净,脸蛋水滑,滴溜溜地转着他的大眼珠看着两个不速之客,模样可爱非常。

萧景琰想起了远在金陵的庭生,语气不由得柔和许多,“孩子,我们来找你父亲是想向他打听一些事,不知道他是否方便?”

“不方便不方便,”小孩儿猛地摇头,“我爹病着呢,不便见客,你们走吧。”

“我们……”萧景琰还想解释,石太璞却打了断他,“你慌什么?”

小孩浑身一震,转身就要跑,被石太璞抓个正着,“做贼心虚!”

“你放开我!”小孩挣扎着四肢,压低了声音吼道。

“我这位朋友的财布可是你偷的?你们县里很少有银钱交易,大多是以物易物的,你这里一个面粉铺子,不但有那么多钱,还这样放在柜面上,一看就不像是家中积蓄,你要怎么解释?”石太璞提着他的后衣领,问道。

“是……是我又怎么样?钱、钱就剩这些啦,你管我要也还不上,你还想如何?”

“你!”

萧景琰看不下去,劝道,“石兄,不管怎样,孩子还小。况且里屋还有病人,你的动静也轻些吧,吵到张老先生养病可糟了。”

石太璞想了想,听了他一半的建议,提着小孩就往外走。

小孩四肢全用上了也没碰到石太璞一根头发,恨得咬牙切齿。

萧景琰无法袖手旁观,伸手抱住了小孩的腰,把他从石太璞那里“夺”了过来。

小孩倒是很知道讨好人,在萧景琰身上不停地蹭啊蹭,像只小动物一样。

“石兄,君子动口不动手。”

石太璞气急,抬手指着小孩说,“你看看他,毫无悔过之意,若是不教训一番,他如何会知道好坏?”

小孩眼尖,看到了他袖子里的皮鞭,吓得牢牢抱住萧景琰的脖子不肯撒手。

萧景琰一边拍着他的后背,一边说道,“石兄欺负你年幼,是他的不对,但你偷东西就是你的不对了,知道吗?”

“我偷东西是有原因的,我……”小孩见他面善,便想要解释,没想到他并不吃这套,执拗道,“不管怎么样,偷东西就是不对的。”

小孩撇了撇嘴,“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这一声可好了,把周围的街坊邻里全引了出来。

“哟,这不是老张头家的孩子么,这是怎么了?”

“这两个人是谁呀,怎么从没见过?”

“看这凶神恶煞的,铁定不是什么好人!”

“看这样子,像是人贩子吧?”

“没错没错,看样子就是,你看娃子哭的那么可怜,亏得我们看见呢。”

这你一言我一语的,便脑补了一个离奇的故事。

萧景琰对周围人的气焰颇为不解,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就一个个怒目圆睁的样子?

“各位,”萧景琰朗声道,“在下……”

“呸!”一个壮汉人啐了一口,“装什么装,快把孩子还给我们!”

什么?萧景琰下意识的把小孩从身上扒开,立马就有人把孩子给抱了过去。

“小崽子别怕,你有我们护着呢。”

“这……这两个坏人……想……想把我拐走……”小孩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说是……要……要把我卖到……深山老林里……”

嗯??????萧景琰看向石太璞,后者回了他一个“你看吧”的眼神,道,“小孩天性顽劣,需要管教,像他这种小偷小摸,撒谎成性的,更是如此。”

“你算什么东西呀,也敢来教训我们孩子!”站在最前面的大妈不乐意了。

话音一落,立即得到了其他人的响应。一时间,石子啊泥块啊纷纷飞向了萧景琰与石太璞,伤害倒是不大,只是看上去颇为狼狈。

“咚、咚、咚、”

那是拐杖狠狠敲击地面的声音。

众人纷纷侧目,安静了下来。

“两位,对不住啊,犬子顽劣,给两位添麻烦了。咳咳咳咳咳……”

小孩说他父亲生病倒是不假。

“可是张老先生?”萧景琰略施一礼,周全的道,“冒昧前来,多有打扰,我二人也要给先生赔不是才对。”

“哎,”老张头摇摇手,“贵客不必如此客气,小儿偷你钱财,你还能如此宽宏大量……”

“爹!”小孩急急地去扯他的裤腿。

老张头顺势一巴掌拍在了他屁股上,“做错了事,咳咳咳……还不承认!……爹是这么教你的吗?”

小孩从没有被当众打过屁股,倒是不疼,但是那种羞辱感实在是太强烈,以至于他的眼泪一时间堪比江河,奔流不息。

“可、可是,他看上去,不,不缺钱嘛!”小孩抽抽噎噎的说道,“咱、咱们家,缺、缺钱给你治病啊。”

萧景琰终于知道了他刚才没听完的话是什么,也没觉得虽然道理是对的,但这话不能由他说出来,“偷东西总是不好的,即使你有再重要的理由,也不行。”

此言一出,其他人不乐意了,叽叽喳喳的批评起萧景琰来,大意是这个人怎么那么铁石心肠。

萧景琰想解释,却又觉得无从说起,只好闭口不谈。

老张头大约是读过些书的,此时也觉得脸不知道该往哪里搁了,挥手遣散了众人,再次向萧景琰道了歉,然后说,“两位不必理他们,里面请吧。”

评论 ( 13 )
热度 ( 41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