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双玉】泰安手记(3)

石太璞跟着萧景琰是有原因的,所以并没有崩他有点孤僻的人设哦

当然不是那种阴谋一类的原因啦

这章终于有一点开始进入正题了

慢更中……给自己的手速跪了……



3.泰山石氏

张老头晃晃悠悠在前面带路,三步一喘,萧景琰伸手想去扶他,被小孩儿一巴掌拍开,“不用你假惺惺。”小孩儿鼓着脸,气呼呼的边说边自己扶住父亲。

萧景琰不知他这话是从何说起的,有些懵。

老头“啪”的一下打在小孩儿后颈上,“回你的屋去好好反省一下。”也不要他扶了。

小孩儿看了看萧景琰与石太璞,欲言又止。大约是碍于有生人在,没好意思撒娇,闷闷不乐的走了,嘴撅的能挂油壶。漂亮的小脸蛋儿配上那委屈的表情,寻常人哪里看得下去。

只可惜他碰到的在场三个,都不是寻常人。

老头给萧景琰和石太璞倒了白水,有些不好意思,“委屈两位贵客了,我这儿也没个茶叶啥的。”

“老先生,不打紧的。”萧景琰道,“我们来,本就是有事相询,按理说不应该让您招待的。”

“这话不能这么说,”老头忙不迭的摆手,“犬子顽劣,给二位添了不少麻烦,老朽深感愧疚啊。这位……”

“我姓萧。”

“在下石太璞。”

“萧公子,石公子,是我们对不住你们在先,眼下家中并无积蓄,要还上你们的银两,可能需要等我家长子跑商回来。但若有什么能帮得上的,老朽必当知无不言。”

萧景琰的家教没有教他如何与人斤斤计较,所以他完全没想过要这个害得自己露宿街头的罪魁祸首的家长负什么责,倒是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只要熬过这几日便可不必每天打猎,勘察民生的时间也就充裕了。

“我们来就是有事想问小张先生的,”萧景琰起身,“既然他未归,那我们也不打扰了,等他回来,我们再……”

“萧公子,萧公子,”老头也跟着急急忙忙的起身,伸出枯瘦的手去拦他,“你二位现在身无分文的,这是要上哪里去呀,如果不嫌弃,可以暂住在老朽这里一段时间。”

“这……”

“萧公子是看不上老朽这破茅屋吧,那这样,待老朽给你们取些钱来住店,虽然老朽拿不出多少,可能会委屈了两位公子,但能应应急也是好的。”老头以退为进,话术用的很漂亮。

萧景琰脸皮薄,果然还是答应住下了。

石太璞摸了摸袖子里的粗绳,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

安顿下来了,萧景琰便闲不住的想往外跑。他原以为像石太璞这样独来独往的修道之人会呆在屋子里闭门不出,没想到他竟一口答应陪自己四处逛一逛。

“我算是半个本地人,”石太璞解释道,“小时候住在这附近的村子里,后来被师傅带到了泰山上的道观。”

泰山是泰安镇北面不远处的一座高山,阻隔了泰安镇一带向北的所有道路,但因为山上有座山神庙,每隔几年,梁帝便会来此祭拜,便没有官员敢提开凿修路的事。

萧景琰点点头,没问他为什么小小年纪离开父母去修行,“既是在泰山,那你们可曾遇见过父……梁帝来此祭拜?”

“碰到过一次,那时我年纪不大,只知道师傅施了障眼法,将道观整个遮了起来。”石太璞想了想,又道,“师傅说那皇帝不是好皇帝,不愿助纣为虐。”

萧景琰不再说话了。

镇子不大,两个人花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把镇子逛了一遍,萧景琰一边走一边拿着张老头家劣质的纸和笔做着记录。

石太璞瞥了几眼,发现那是泰安的地形与周边交通。

北门往西北北十里入泉州官道。至泉州约一百五十里。

东门往北十六里如青州官道。至青州约四百里。

……

他先前说要体察民情,看来并非虚言。假以时日,必定是个好官。石太璞想。

两人就这样攥着张老头硬塞的铜板,严肃的展开了一次考察活动,到头来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花这钱。

原封不动的拿着钱回去,结果被张老头骂了一顿。

“傻孩子,泰安县里那么多好吃的,你们就一个都看不上?”张老头气呼呼的说,“东三街的王家豆浆,西街的徐记烧饼,南三条的豆花,还有县衙旁边的老刘卷饼摊,快快快,晚了人家就关门了。”一边说,一边把两人往外赶,“你们可给我吃饱了回来,晚上家里没东西吃。”

这会儿倒是有些茶铺老板描述的古怪样儿了。

石太璞和萧景琰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拗不过张老头,出去觅食了。

“此地出产豆制品吗?”萧景琰看着家家户户门口都摆着几屉白花花的用布包着的豆腐,联想起张老头的推荐,问道。

“不错,”石太璞点头道,“泰山上有个山泉,那里的水质极佳,做出的豆腐在这里一带很有名,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过来收,以冻豆腐、臭豆腐居多。我们道观为了维持生计,有时也会受镇民委托带些豆腐去泉州卖。”

但石太璞从没参与过这件事。道观上下一致认为,他时刻冷着一张脸,太容易把客人吓跑了。

萧景琰埋头记下。

这里的豆腐是真的好吃。

萧景琰和石太璞两人在豆花店吃掉了老板今天所有的存货。为了保证第二天给相熟的收货人的供货,老板管左邻右舍到处借豆子才算填补了空缺。

“这两天别来了。”老板嫌弃的告诉他们,“我们家小门小户的,可经不住你们两个饭桶天天来。”

此地民风淳朴爽朗。萧景琰记道。

评论 ( 14 )
热度 ( 35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