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欢乐颂AU】kkw48 鸡飞狗跳(8)

这篇文不会太长,希望度总出来之前,这一部可以写完23333真的是轻松向的!大体上……反正看文不用带脑子


写完这个,就是嗲赵和嘟嘟的甜蜜篇。

然后是双刑警组的探案篇。

都是一个故事线。

说不期待的小心我半夜来找233333

话说这一章真的是觉得,kkw48怎么都配一脸啊!


这一章再次提到了前文德国骨科的梗,解释一下这个故事吧:从前有一对兄妹相爱,父亲一怒之下打断了哥哥的腿,后哥哥去了德国看骨科,治愈,所以德国骨科是委婉的意指带有血缘关系的恋情。


8.心迹

赵启平自从与明诚心有灵犀的认定对方为牌搭子之后,交流也变得频繁起来。两人时不时的会在微信上分享一些好书、好剧、好音乐,但明诚约赵启平单独出来吃饭倒还是第一次。

查了查餐厅,赵启平特地换了身正式些的休闲装才离开医院。因为手术有些小意外,他晚了一个多小时,明诚早已等在了那里,倒也没生气。

“亏得今天还算顺利,要不然啊,这顿饭怕是能当宵夜了。”赵启平自嘲道,“干我们这一行的,没朋友。”

“你事先提醒过的,是我自己不信我会那么衰,”明诚善解人意的道,“更何况本就是我有事找你帮忙,等一等也是应该的。”说着举手招来了服务生,“可以上菜了。”

赵启平咽了咽口水,“还是明兄贴心,我已经十二个小时没有进食了。”

他一说进食明诚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连忙摆摆手,“赵医生,现在可是下班时间,你可千万别把你内心的变态人格给放出来。我投降,投降成么?”

赵启平哈哈一笑,“请客的说了算。”

明诚也笑,“赵兄在德国读书,也被资本主义腐化了不少啊。”

赵启平一愣,随即立刻会意道,“明兄好魄力。”

明诚顾左右而言他,“吃菜吧,多吃点。”

赵启平心说,明诚到底还是个常人,碰上这种事也是会慌的。

这么想着竟觉得与他更亲近了。

酒足饭饱。始入正题。

“孟韦是我的双胞胎兄弟,但因为我一出生就被抱走了,所以直到十几岁时,我们才第一次见面。”明诚酌着他的伏特加,冰球在水晶杯里来回滚动,发出难以言喻的声响,“很神奇吧,”他勾起一边嘴角,“明明是双胞胎,我们却那么不一样。”

“双胞胎在无论长相、性格还是兴趣爱好方面都会有所不同,这是很正常的。”赵启平道。

“他很纯粹,不是单纯的那种,他什么都知道,毕竟是方家的二公子,但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他是这种人。”

“你对方副局评价很高啊,”赵启平想起李熏然说的“明诚是一个神秘到连亲弟弟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的人”,没忍住,问道,“那你呢?”

“嗯?”

“你对你自己怎么评价?”

“我是一个自私的人,还是一个懦夫。”

赵启平诧异,完全get不了他的套路,“你这也……”

“是真的,”明诚苦笑,“为了我想要达到的,我可以付出任何我所能承受的代价,但我从不考虑其他人的感受,我不能。”

这回,饶是赵启平再聪明也猜不出他这话里的深层含义。不过明诚也没指望他明白就是了。

“赵兄,我想你应该懂,暗恋是天堂与地狱之间的一线天。我不想再挣扎下去了。”

这句还是很浅显的。赵启平向来是感情动物,干脆利落的点头道,“明兄需要我怎么帮忙?”

“我希望你能让李警官替我试探一下孟韦。”

赵启平爽快应下,走的时候觉得吃的有些撑,谢绝了明诚的同乘邀请,散着步走回了欢乐颂。

李熏然听到门外的动静,睡眼惺忪的拖着步子走出来,“手术做到这么晚?”说完还打了个哈欠。

赵启平也跟着打了个哈欠,“没有,明兄请客吃饭。”

“请客吃饭?”穷疯了的陈导敷着面膜,努力维持住自己的表情,含糊不清的口齿也没办法遮掩住羡慕嫉妒的语气,“为什么只请你一个?”

因为请你们俩会坏事儿啊。赵启平撇了撇嘴,“因为我在感情方面最有经验呗。”

“明先生向你咨询感情问题?”陈家明的八卦雷达瞬间开启,“他那么优质多金又帅气的男人,难道还有追不到的女人?”

“男人。”

“谁?”

“谁?”

“方孟韦,方副局长。”

李熏然这下彻底清醒了。

“他想追自己的亲弟弟?”他不可置信的问。

“倒也不能完全这么说,你真觉得方副局长对明兄没意思?”赵启平老神在在的摇了摇手指头,“他只是太迟钝,需要被人点醒罢了。”

李熏然还想反驳,刚张嘴就被赵启平堵了回去,“你一个暗恋人家姑娘十年都没戏的人,就不要来质疑我了吧。”

李熏然泄气,“那……他打算怎么办?”

赵启平笑得像只猫,“小李警官,我有个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

“嗯?”

玫瑰是很贵的。李熏然趁中午午休跑到隔壁商场,拿着赵启平给的“明诚告白大作战”经费,一点都不手软的花了他一个礼拜的工资,买了十九支玫瑰,一路捧回警局,别提多拉风了。

“李队这是要跟谁告白?”女警们表面淡定,微信群里却已经炸开了锅。

“他上二楼了。”有人实时播报道。

一楼的女警们心碎了一地。

“他右拐了。”

二楼左边的女警们的心也跟着碎了。

“李队他……”

“他怎么了?”

“倒是快说啊!”

“急死老娘了!!!”

“他进了方副局的办公室。”

群里沉默了一秒,又掀起了更大的风浪。

“李队和方副局长???”

“有点萌啊!!!”

“帅哥和帅哥,般配!”

“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得不到!完美!”

“啧啧,楼上那嫉妒的嘴脸真是不好意思看”

“有没有可能……李队是看上了方副局长家的小妹妹?”

“谢木兰?”

“没可能吧,那小丫头好像暗恋自己老师来着……”

“什么???”

“……”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面的八卦就死在了沙滩上。


评论 ( 12 )
热度 ( 86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