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双TOP】【明诚X季白】非黑即白(1)

借用欣桦太太给CP起的名。

话说,大家酷爱去看太太的水仙!简直美味得飞起!!

这篇设定是明诚季白轮流带娃(熏然),赵启平法医私设,其他写到再说


1. 
 
李局长为官十几年,向来以清廉著称,偌大的局长办公室里,从没有请风水大师来看过,也没放什么屏风字画——他本来也不懂这些,唯有几面红彤彤的锦旗挂在墙上,有的已经掉了色,有的却是光亮好看。 
 
李局长平时不常抽烟,这一点完全要归功于亡妻教育的好。但实在压力大了,他倒也不忍着,拿一炷香,在亡妻的照片前念念叨叨一会儿,便就着那香火点燃一支烟,抽完即止。 
 
李熏然走进父亲办公室时,被扑面而来的混合着檀香的烟味逼得往后退了两步,揉了揉火辣辣的眼睛。 
 
他跟他妈一样,闻不得烟味。 
 
李局长很宝贝儿子,心疼的掐掉了剩下的半支烟,起身打开窗户,才对李熏然说,“进来吧,马上就没有味儿了。” 
 
李熏然生理性的皱着眉,边进屋边咳嗽了几声,站定。 
 
“报告局长,这是我的检讨书。我已经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并完全接受上级对于我调职的处分,愿意前往X市工作。”李熏然双眼直视前方,站的笔挺。 
 
窗外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微凉的风伴着鸣笛声时不时的从半开着的窗子外飘进来,蹭落了李熏然鬓角上的汗珠。 
 
“熏然,”李局长平时从不在警局叫儿子“熏然”,难得破一次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熏然的档案即将离开局里的缘故,“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也知道你没有做错什么……” 
 
“不是的局长,我错了,所以我愿意接受惩罚。”李熏然打断道。 
 
李局长虽然平日里公务繁忙,不常有时间照看儿子,但也算一个合格的父亲,更是一个合格的警察,“你要是愿意接受,那为什么从你走进我办公室开始,就一眼都不看我?” 
 
李熏然被拆穿,懊恼的抿了抿嘴,也不作答,只道,“如果您没什么别的吩咐,那我就去收拾行李准备出发了。” 
 
李局长对这个和自己相似度奇高的倔驴儿子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叹一口气,看着他转身消失在门外。 
 
麻烦一个接着一个。李熏然前脚刚走,季白就来了。要不是相信季白的人品,李局长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在自己办公室装了摄像头或者窃听器。 
 
“局长,你们打算把熏然调到X市,对吧?我能问您,为什么是X市吗?”季白问得直接,眼神更是犀利的让人难以招架。 
 
李局长没料到他一上来就放大招,愣住了。 
 
季白紧接着又问,“如果这次,受处分的人是我,您会把我调去X市么?” 
 
李局长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索性板起脸不说话,不愿意透露一丝一毫信息给这位青出于蓝胜于蓝的神探先生。 
 
两个人都做惯了猎人,耐性极好,一个宝刀未老,一个正露锋芒,没有人想退让。 
 
窗外的喧哗,更显得办公室里一片死寂。 
 
李局长可以无比清晰地听到季白手腕上的卡地亚清脆的报时声,像是在催促他们速战速决。但两个人都很沉得住气。 
 
“咚咚” 
 
还是有人打破了僵局。 
 
“请进。” 
 
李局长恍惚觉得自己听到了季白急促的呼吸声。 
 
“我知道了。”季白突然道,“就不打扰局长办公了。”说完便干净利落的转身,对着进门的干警略微点了点头,走了。 
 
知道了?知道什么?季白怎么可能知道?李局长不自觉的捏紧了桌上的烟盒,双眼直直的盯着桌上的全家福,试图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 
 
 
X市离A市不过一个半小时车程,李熏然交了检讨书,跟同事们做了简短告别,回家,花了十几分钟收拾完行李便出发了,等李局长想起来打电话给儿子时,他人都已经到X市了。 
 
“也不用这么急着走啊。”李局长有些埋怨,“不是通知你下周一再入职么?你那么早走干什么?跟我较劲儿呢?” 
 
“没有没有,”李熏然断然否认,随后解释道,“我这不是想趁这几天先熟悉熟悉嘛。” 
 
李局长哼了一声,也不再纠缠,明白事已成定局,只道,“周末不忙的话,记得回家吃饭。” 
 
“哎,知道了,”李熏然应下,一边熄了火,拔下车钥匙,“先不跟你说了啊,我到警局了,先上去跟同事们打个招呼。” 
 
“诶诶?什、人家还不知道你的事儿呢……” 
 
——李熏然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X市和A市的繁华程度完全不能比,警局自然也不如A市气派,自家警局的招牌前两年才翻新过,而这里的警局像是十几年都没变过似的,每天风吹雨淋,让“X市D区公安局”这几个字透出岁月沉淀的厚重感与……破败感。 
 
李熏然倒是也没嫌弃,面带微笑的跟门口保安打了个招呼,攀谈起来。 
 
没五分钟,保安大叔已经起了把自己女儿介绍给李熏然的心思了。这小伙子啊,大叔心道,人长得俊俏不说,谈吐也是不俗,一看就是有家教的,又是A市人,啧啧,放到相亲市场铁定是抢手货。 
 
“熏然啊,”保安大叔笑眯眯的说,“有女朋友没有啊?我女儿,跟你差不多大……” 
 
李熏然立马发现了他的意图,又是害羞又是尴尬,圆不溜秋的眼睛四处瞟。 
 
“……985大学毕业,现在在一家会计公司,工作稳定,人也能干,”保安大叔没注意李熏然的表情,自己一个劲儿的说着,直到实在是觉得渴了,才拿起布满茶锈的茶杯牛饮起来,喝完豪放的抹了抹嘴,满脸期许的看着李熏然,道,“你觉得怎么样?” 
 
“啊?”李熏然微微张嘴,蠢蠢的样子也不招人讨厌。 
 
保安大叔越看越觉得喜欢,就差强行把女儿的手机号塞过去了,“我跟你说呀……” 
 
“徐叔……徐叔……”外头适时传来喊声,解救了水火中的李熏然,“阿诚哥问,门口是不是有个A市新调来的警察?” 
 
李熏然循着声音和保安徐大叔一起望去,发现警局三楼开着扇窗,里面探出个脑袋,脑袋下面还能看到半截白大褂。 
 
“哟,阿诚警官也是神机妙算啊,这边人刚到,他就知道了?” 
 
充当明诚传声筒的赵启平远远地耸着肩,他也觉得神奇,明诚的办公室并不靠近马路,哪里能看得到保安室的动静呢?不过明诚让人神奇的地方也不差这一点,赵启平已经很习惯了。 
 
“阿诚哥让他去完人事去一趟他那里。” 
 
“好嘞!”保安应下,“你忙吧!我知道了。” 
 
赵启平也不跟他多寒暄,利索的关了窗,消失在了李熏然的视线里。 
 
保安大概是怕李熏然误会,特地解释道,“熏然啊,你可别见怪,小赵医生人很好的,实在是这段时间太忙了,真没工夫跟我们唠嗑。” 
 
李熏然毕竟也是警察,太能理解这种感觉了——他皱着眉可不是因为觉得赵启平不够热情,而是因为猜到了局里最近有案子,看样子还不少。 
 
“这里平时治安好吗?”李熏然问道。 
 
“这……跟你们那儿当然不好比,不好比,”保安干笑了两声,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巧舌如簧,“我不耽误你了,你先上去办事儿吧,等有空了咱们再聊,啊?” 
 
“哦。”李熏然顺意点了点头,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觉得自己等下有必要好好问问同事。 
 
“对了,明诚的办公室在410,你记得一会儿去找他。” 
 
“明诚是……?” 
 
“他算是你前辈,跟你一个队,而且呀,也是A市调来的,人特别聪明,我们这里之前好几个大案子都是他带人破的呢,报纸登了好几回了。” 
 
“那您……”李熏然打趣的问道,“有把您女儿介绍给明诚吗?” 
 
保安顿了一下,摸摸鼻子道,“他好像有个异地恋的女朋友,两个人读书时候就认识了,谈了少说七八年,也是怪痴情的咧。” 


评论 ( 43 )
热度 ( 190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