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双TOP】【明诚X季白】非黑即白(2)

下章还会有案件解释,逻辑bug可能,医学等bug估计会有……毕竟作者蠢

以及,改了个名字,非黑即白,感觉比较符合本文的剧情。

下一章应该就会开始写明诚和季白以前的故事了,激动的手抖~



2.

明诚的办公室比人事部四个人的办公室还要大上一圈,窗明几净,地上也几乎没有落灰。办公桌上和窗台上都摆着几盆长势喜人的多肉植物,花盆大小款式都不一样,但走的都是少女小清新路线,看上去像是姑娘送的。墙上还挂着一幅他自己写的字——“一年四笔五下”,虽然从意思上看是说自己懒惰不愿写字,但到底功力深厚,风骨不掩,硬要说的话,其内容也可以理解为明诚不拘于形,豪迈不羁,夸一句风雅并不为过。

字不仅好,位置还摆的得当,不咄咄逼人,不惺惺作态。

相比之下——大概唯有明诚本人的样子着实称不上体面。他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露出的小半张脸上泛着红,身体还因为不停的咳嗽弓成了一只虾米。

“您好,我是新调来的李熏然……您生病了?”

男人因为戴着口罩,声音听上去嗡嗡的,好在他咬字清晰,交流起来也没什么障碍,“你好,我是明诚,如果你没意见的话,以后在刑警队里,你就跟着我干活儿吧。还有,多谢关心,我没事儿,”他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关得严严实实的门,才道,“毒品过敏而已。”

“毒、毒品过敏?”李熏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着眼看他。

“别紧张,工伤。”明诚像是被他逗笑了,“我天生对毒品排异,不会成瘾,但是量大了有时候会出现过敏症状,过几天就好。”

李熏然没敢问他具体发生了什么,明诚也没有接着说这个话题,一指桌上的文件,扯开话题道,“你来的正好,我最近为这事儿焦头烂额,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点启发。”

李熏然一听,乖乖地进入角色,拿起报告认真的看了起来。

明诚看了会儿手机,又抬头看李熏然,见他报告才翻了没两页,嫌他阅读速度太慢,便道,“上周二早上七点零五分左右,我们接到报案,有人在X大校园内的小树林里发现了四具女尸。照片你也看到了,四位女性都面目清秀,涂了颜色亮丽的口红。尸检报告显示,四名女性的死因和身体状况基本一致,血液里有麻醉剂成分,下体撕裂,但没有留下男性DNA,致命伤是心脏上的那一刀。”

李熏然跟着明诚的思路翻着报告,因为只需要看图,速度简直像贫瘠的山路忽然开通了动车一样。

“先迷女干后杀害?”

“没错,四名女性的死亡时间都间隔了大约一天,其中,最先身亡的两位胸口有多次刺伤的痕迹,应该是犯人的力气不足以扎穿肋骨所致。”

“一个力气比较小又没有医学背景的男子……那些女生有什么共同点么?”李熏然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手上就拿着资料这件事,顺理成章的问道。

明诚也不嫌他偷懒,答道,“她们都是一个系的,但是不同班,交际圈也不重叠。”

“她们是哪个系的?男生多么?”

“不多吧,也就一百多个,”明诚“噗嗤”一声笑了,“你难道想一个一个查过来?”

李熏然赶紧摇头,“一百多那也太多了,要是十几个还行。”

明诚“啧啧”两声,摇了摇头,“凡事,能动脑子就动脑子,别老想着依靠笨办法,效率太低。”

管用就行呗。李熏然在心里嘀咕道,到底没当面反驳新师父。

“局里为作案手法争了好久了,到现在也没争出个结果来,”明诚揭下口罩,低头啜了口茶,又把口罩戴了起来,才道,“这些女生有的衣着暴露,有的保守,没有共性,性格也都不是太内向软弱的,并不符合通常强奸犯选择对象的特点。”

“有没有可能……这些女生都曾经伤害过某个男生,这个男生……”

“这个可能性我们也考虑过,”明诚打断道,“所以我们去问了那些女生的室友,发现除了一个频繁的更换男友的,其他三个中,有两个有从大一就在一起的稳定男友,恋爱期间也并没有其他男生试图插足的事,还有一个单身,也并无追求者。”

这是四个完全不同的女生。

直到此时李熏然才透彻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这不符合常理。

李熏然并不是个聪明的学生。但是当年高考时,他愣是以第一的成绩考进了警校,颇给他父亲长脸不说,他还被高中老师硬是拉着做了一次分享学习经验的演讲。坐在一群真·学霸当中,李熏然羞涩的给出了自己的小窍门——不懂的地方就多看几遍,反复的看,没事儿干就看看,就算记不住好歹也能培养出不少感情。

这个习惯一直跟随他多年,如今又一次派上了用场。

“阿诚哥,你看这里!”李熏然直接学着赵启平的叫法,指着资料里的一段给明诚看,“上面写着,A大半年前曾经发生过一次强女干案件,但是没有破获,会不会跟这次的案件有关?”

“之前的案子已经破了,”明诚眉毛都没抬一下,当头泼下一盆冷水,“受害人并没有被杀害,自己报了警,结果校方出面把事情压下去了,我没参与过那个案子,只是大概知道那个犯人是个校工,好像跟校领导有些沾亲带故。这次我们也把那个人列为了怀疑对象,但是他的不在场证据很充足——护照上盖了戳,出国旅游呢。”

李熏然听完,脸色当即就变得不太好看了,“这群禽兽。”

明诚故意话里有话,“这个地方风气如此,也不只是在学校。”

李熏然也不傻,稍微想一想就懂了。可惜他除了愤慨,便是无力。

“先别想那么多了,做好你能做的,”明诚安慰道,“比如,帮着几个姑娘找出凶手,绳之以法。”

李熏然决定化悲愤为动力,资料看得更卖力了。

来来回回看了三遍,一次比一次范围窄。

明诚知道他有头绪了。

果不其然,“阿诚哥,”李熏然终于兴奋地抬起头,“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一种可能性——犯罪者根本就不是男性!”

明诚自然的微微一愣,抽走他手里的资料看了会儿,“黄莉?”

李熏然不住点头。

“好家伙,挺厉害的嘛!”明诚微微眯眼,像是在笑。


“对,破案了,阿诚哥还夸我厉害呢。”

听着电话里徒弟雀跃的语气,季白原本想提醒他不要得意忘形,结果一听到“阿诚哥”三个字,就顾不上这些了,“阿诚哥?”

“对,我的新师父,名叫明诚。”李熏然没察觉到季白的情绪波动,还在那里傻乐,“他可厉害了,我人还没到警局,他就知道我来了。”

“你的档案还没过去吧,他怎么知道的?”

“他告诉我,他看到了我在警局后门停车,牌照又是A市的,车里还放着行李,也没有行色匆匆的样子,所以断定我是来入职的。”

季白不置可否的轻轻哼了一声,“这么厉害的人都没能破的案子,被你给破了?”

“嘿嘿,”李熏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也没觉得季白这话听上去有些别扭,“可能是思维定势吧,强女干案确实不太容易想到犯人不是男性。我也是看资料,发现那些受害者并不是每一个都有化妆习惯的,但是他们在被害当晚都涂了口红,据此才猜测犯人有可能是女性。”

“不过那个黄莉也挺可怜的。在被侵犯后,还要承受周围人的眼光,这明明就不是她的错啊,那些女生看不起她、排挤她、嘲笑她真的非常过分……”

这个故事并不难猜,季白听了一个开头就猜到了结尾。他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李熏然能想到的,明诚为什么想不到?

倒也不是觉得李熏然能力有问题,实在是明诚这个人……啧,一言难尽。

趁着李熏然还喋喋不休的说着案情,季白拿着纸笔写写画画,倒也很快就找到了头绪。这傻小子真是被明诚玩的团团转,他摇摇头,看着纸上自己画圈的地方——

化妆习惯?

尸体涂了口红,自然就容易默认死者生前有化妆习惯,可能没有哪一个警察,尤其是男警察会想起来多问一句“死者生前经常化妆吗”。尸体发现的时间是清晨,发现的地点又是人极罕见的小树林,报案人被警方再三提醒不能对外泄露死者的照片,所以即使是死者室友应该也没机会发现死者口红的异常。如果是死者父母到警局辨认,说自己女儿平时从不涂口红,怕是也会被理解为“不了解女儿在学校的情况”吧。但既然资料里写着,就说明,明诚早早的想到了这个问题,而且很有可能在实地勘察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犯人性别的其他可能性,甚至在当时,就有了怀疑的对象。

呵呵。

季白勾起嘴角,不像是在微笑,倒像是在迎战。

“哥,你还在听么?”李熏然说了半天才感觉季白的反应有些异乎寻常的冷淡。

他们队里都管季白叫季队,他是季白的徒弟,更亲近些,也会直接管季白叫哥。

“听着呢,”季白放下笔,把纸翻了过去,“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也别太得意了,办案还是要踏踏实实的,这种运气可不是每次都有的。”

“知道了,哥,晚安,你也早点休息,不急的话,工作可以明天做,别太累了。”李熏然听到他那边翻动纸张的杂音,还以为他那么晚了还在看报告。

“晚安。”还有明诚,你也晚安。


评论 ( 34 )
热度 ( 148 )
  1. 斗战神佛孙悟空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转载了此文字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