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双TOP】【明诚X季白】非黑即白(3)

本来今天不想更新了【肝都不要了

但是想起欣桦太太说今天要更的,然后等到现在也没吃到粮,于是暗搓搓的来一发带文催更

不敢脸大艾特太太哈哈哈【就是怂

以及,不要期待之后的更新速度……


注:Alpha-man与ABO无关,是一种英语里的俗称俚语一样的说法,意思是征服欲特别强的,好战的男性。


3.

读大学之前的黄莉一直憧憬着自由的校园生活。她觉得自己会谈一场恋爱,或是几场,可能没有影视剧里的惊天动地,但也起码感人肺腑。她觉得还能交一些朋友,一起挥霍青春,一起经历喜怒哀乐。但她做梦也不会想到,那种出现在电视新闻上的刑事案件,会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没有人会想到。

“她们,她们笑我脏,骂我贱,”黄莉看起来很淡定,像是在诉说别人的故事,“我是受害者,但是所有人都对我指指点点,仿佛我才是做错事的那一个,凭什么?所以我把她们都杀了,先女干后杀。”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明诚没想着教育她,只问,“为什么要涂口红?”

“哈哈哈哈哈……”她忽然笑了,尖利的像是粉笔划破黑板时的声响,“这女的涂了这么骚的口红,被强女干也是活该,你们会这样想吧?”

“所以这是……你在表达一种讽刺?”

“讽刺的是,你们确实是这么想的。看到女的被强女干,第一反应是这女的生活不检点,觉得她不管穿什么都是在勾引男人。你知道么?我报了警,结果警察来了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小姑娘,你爽到了吗?”她终究还是激动了起来,这样的经历,这样的羞辱和伤痛,实在太难让人冷静下来。

“没有人杀人是毫无缘由的,我是说,反社会人格除外,”明诚没有把厌倦写在脸上,但他办过太多案子,更看透了杀人犯们给自己找理由时的模样,“你觉得你有理由杀人,不代表你应该去杀人。你毁了别人的一生,毁了几个家庭,也毁了你自己。”

“我的人生早就毁了!”黄莉蹭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冲明诚喊道,“在那个王八蛋对我下手的那一天起!你不懂!我没什么好失去的了!”

“你只是懦弱罢了。”明诚仍定定的坐在椅子上,任凭黄莉靠近,突破了人和人之间的安全距离,见黄莉听到了自己的话后脸色微变,又重复了一遍,

“你只是懦弱罢了。”

黄莉尖利的指甲眼看着就要戳破明诚的脸颊。

李熏然被明诚差使去给大伙儿买奶茶,一回来就看到这一幕,心脏差点没被吓出来。

玻璃的隔音效果很好,他只能看到黄莉在经历了最初的癫狂后,像被人戳破的气球一样,一点一点泄了下去。

“我在最初的问询环节,几乎没有听人提起过你,你没有跟这些人明着结仇对吗?不仅如此,你像是一个透明人,一个,带着‘强女干’标志的透明人,”明诚看着黄莉,眼神亮的刺目,说着近乎残忍的话,“他们总也想不起来你,但一提到强女干,却总能在第一时间提到你的名字。你没有什么存在感,像是个发泄工具一样被他们肆无忌惮的嘲笑、侮辱,而你却不敢反驳甚至回应,只能将这份恨意藏在心里。杀人是一种懦弱的行径,除了证明你不敢与活着的人对峙外,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还有,我之前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你在选择了那么久的忍受之后,在现在突然选择了爆发?我问了你的室友,她们说你最近一直早出晚归,我猜你是谈恋爱了,所以在社交平台找到了你,跟着你的最近关注,找到了你新交的医科大男朋友,而他也承认了带你去实验室,我想只要核对一下监控就能发现你偷麻醉剂的确凿证据。其实你很害怕吧,”明诚说着说着话锋一转,“你怕被男朋友知道你曾经的经历,所以你不敢让人知道你恋爱了,不敢让男朋友靠近学校,每次约会都偷偷摸摸的,就怕碰到认识的人。”

这话精准地戳在了黄莉最为溃烂的伤口上,疼得她止不住的落泪,“我、我瞒的很辛苦,我……”

明诚递过一张抽纸,言语里却没有丝毫的温情可言,“有用么?他现在确实不知道你的遭遇,但他若是想知道,总能知道的,退一万步说,即使他这辈子都不知道那件事,他也至少清楚一件事——你是一个杀人犯。”

明诚审讯的速度很快,李熏然的奶茶还没有喝完,明诚已经带着哭到虚脱的黄莉和她签字的认罪书走了出来。

“阿诚哥辛苦啦。”待警察带走黄莉后,李熏然贴心的递上奶茶。

“功勋章里有你的一大半儿。”明诚拍拍他的肩,当着大伙的面称赞道,“要不是你,案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破呢。”

李熏然虽然被表扬了,却并不那么开心。他原先就觉得黄莉很可怜,看了审讯记录,更觉得心里堵得慌。

而明诚就那么望着他,眼中并没有深切的悲哀,也没有的温暖的安慰。没有,就是什么都没有。


季白最近不太忙,但也不想回家。许久没见的舒航带着几个兄弟一拍脑袋便决定飞到A市来找他玩儿——反正他们吃饱了撑得慌。

季白也没阻止,算着航班,给他们时间放好行李,便把人拖去打夜场篮球,让舒航颇有种羊入虎口的错觉。

季白很擅长打篮球,以前在警校时,还当过篮球队的队长。

在那个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地方,季白就像狮群中的首领,自然而然的有种使人臣服、听从的魔力。可明诚不吃他那一套,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们都是“Alpha-man”。谁征服谁呀?

季白其实也知道,一个Alpha-man不太可能跟另一个Alpha-man有太亲密的关系,因为他们连荷尔蒙都互相排斥,本能的想把对方推出自己的领地,但他就是很喜欢明诚,控制不住。他觉得认识了明诚以后,再看别人——

太没劲儿。

“咣当”

季白又扣篮了。

年久失修的篮筐几乎要承受不住他的暴力,发出吱吱的哀求声,在风中颤抖摇曳。

“季队,三哥,你今天火力也太猛了,”舒航气喘吁吁的跟在他后面捡球,“吃……”伟哥了吧这是。

他看着球场周围冲着季白来的小姑娘们,硬生生吞下了后半句话。

季白扯了扯嘴角,“是你们不行。”

“说谁不行呢你?”

“来啊兄弟们,给三哥一点儿颜色看看!”

他们确实不行。季白在篮球队向来是以持续而强劲的火力著称的,在他的全盛时期,一场打下来,几乎没人能跟得上他的体力。现在的季白已经温和许多了,没有那么强的胜负欲,也没有了想要开屏的对象。

要是明诚在,这球还能打一打。季白想。

与他不同,明诚喜欢绝地反击,像个成熟而坏心眼的猎手,将猎物一步一步纳入掌握,然后趁着猎物洋洋自喜时给予其致命一击。观众们喜欢这样一波三折的动人桥段,所以每次明诚上场,喝彩声和鼓掌声总是要更响亮一些。唯有季白把他看得透透的,只是从不揭穿。

“所以我才不喜欢跟你敌对着打球,太累。”刚打完警校联赛的明诚半真半假的抱怨着,嘴里还含着刨冰。

他吃东西的样子看上去很斯文,速度却不慢。一个不留神,他就会把食物全藏进他黑洞似的胃里。季白还记着他们有一次吃饭,他出去接了个家里的电话,回来的时候连盆都被收走了。

“不逼一逼,你怎么会认真起来?老玩儿那种猫捉耗子的游戏,不腻么?”季白一边说话一边去抢他的勺子,啥都不耽误。

明诚抱着刨冰闪过季白的阻截,一回头差点撞上刨冰店老板娘。

“作死啊你们,”老板娘嫌弃的拍了拍明诚汗津津的胳膊,“抢多没劲儿啊,来来来,出去打一架,打赢的吃。”

“不用不用,我们闹着玩呢,”明诚当即软下身段,吐着舌头,调皮的敬了个礼,“刚训练完还打了场球,累死了,打不动了。”

某人还是有可爱的时候的嘛。

“哐当”

又是一记扣篮。


评论 ( 35 )
热度 ( 144 )
  1. 斗战神佛孙悟空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转载了此文字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