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双TOP】【明诚X季白】非黑即白(6)

复健……很久没更新感觉手都生了……


剧情没什么好解释哒,一句话,虽然有人挑拨离间,但季白还是完全信任明诚的。至于既然信任为什么还要见面……嘿嘿,想他了呗。


最后,别想了不开车。


6.

“对,没错,季白心急火燎的赶去了机场,还是托了人,才上的飞机。”

A市是个大城市,每天来来往往飞机无数,而X市则要萧条得多,每天只有三趟从A市飞去的飞机。季白从学校回家之后一直坐立不安,查了到X市的航班,发现根本买不到最近一趟的票,于是找了在航空局的发小,最终一波三折的坐上了第二天凌晨五点的航班。

“他哪里坐得住啊,毕竟两个人以前好的可以穿一条裤子……是,之前孙丘死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是僵了,但是我好歹教了季白那么多年,他是真的没放下明诚,大概还想着能悬崖勒马,把他扳回正途吧。”

“明诚到底有没有问题?呵,那小子邪乎的很,以前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不守规矩,喜欢钻空子的人,就算他之前没什么,去了X市之后,还能好么?我听说他这些年过得可滋润了,狐狸尾巴都要飞上天了。你要是真想搞他,我估计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对,不麻烦。”


季白到了X市就往明诚他们警局赶,出租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飞驰而过,花了不到一小时便停在了警局门口。司机师傅对这样一个从机场出来便直接冲着警局跑的乘客很是好奇,无奈季白并不怎么搭理他,脸又冷,他搭讪了两句之后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先生,你是办公务吗?要发票吗?”司机接过他给的两张红票子,一边找零钱一边问道。

“不用,谢谢。”季白见他左掏右掏,半天都没找出钱来,对司机摆了摆手,“算了,就这样吧。”

推门,下车。

有钱人呐!司机师傅望着季白挺拔健硕的背影,觉得这个人和女儿一直念叨着的什么“高、富、帅”非常契合,一时间八卦之心熊熊燃起。这不是公务,难道……是来看女朋友的?啧啧,找了个女警察,也是够厉害的。

季白并不知道司机师傅丰富的内心活动,径直走过去敲响了保安室的门。等了好一会儿,他才听到里面悉悉索索的声响。

怪不得这种天还关着窗,是在睡觉吧。季白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对这种消极怠工的态度非常不适应,一想起明诚在这种环境中工作,就更加不舒服了。

“你找谁?”保安大叔毫不掩饰自己大早上偷懒的事实,打着哈欠伸着懒腰看向季白。

“我找……李熏然警官。”

“小李啊,”保安大叔上下打量了一下季白,随即笑成了一朵菊花,“你是他朋友吧,A市来的?有没有女朋友,结没结婚呀?”

“……”

季白一边冷漠的应付着大叔,一边看了看时间,给李熏然发了一条微信,我在你们警局门口,你在警局么?

李熏然立刻回道,不在,师父,我和明诚哥今天上午出外勤。

明诚。

季白的眼皮跳了一下,修长的手指噼里啪啦的打道,大概什么时候回来?我请你们吃饭。

保安大叔原本还在絮絮叨叨地问东问西,听到他手机屏幕不断发出的哀嚎,感觉自己的命门凉嗖嗖的,吓得连忙噤了声。

那等我们回来了联系你。李熏然回道。

季白干脆没回,跟保安打了个招呼就往外走,走了一半又回头。

保安大叔原本已经松了口气,见他去而复返,猛地挺直了身板,微笑着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请问,离这里最近的旅馆怎么走?招待所也行,最重要的是近。”

保安大叔看了眼保安室里屋的门,莫名的觉得自己的床让这位睡太委屈他了,遂没提这茬,指路道,“出门右转,第一个路口就有宾馆。”

“谢谢。”季白对保安的观感终于回升了一些。

他一夜没睡,是真的累了,到了宾馆房间便倒头大睡。这一睡,便睡到了下午。

四星级宾馆的床很软,季白睡惯了硬板床,只觉得腰酸背痛哪儿哪儿不舒服,挣扎着起身看了眼手机,才意识到时间的飞逝。

小徒弟没有联系自己。这是为什么?案子很棘手?不,案子再棘手,警方也不会在案发现场呆那么久。不会是明诚知道他来了……不想见他吧?

思及这种可能性,季白一个翻身坐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拿水拍了拍脸便出门了。

事实上,他可是冤枉了明诚。李熏然回到警局,与明诚分析了很久,无奈线索实在有限,两人一直一筹莫展,面对面坐在明诚的办公室里,埋头苦思。李熏然一边按着原子笔,一边时不时地看一眼明诚,发现他也正皱着眉,一脸纠结,感到有些安慰,就这样过了许久,完全忘了他师父给他打电话的事。

季白第二次到警局,并没有再与保安大叔多纠缠,拿出警官证便自顾自的往里走了。保安大叔被他的证件照帅了一脸,没顾上问他此行的目的。

李熏然对他说过,明诚的办公室在四楼。

季白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表情凝重的有些凶神恶煞。

好巧不巧,赵启平和尸体小姐共处了几个小时,终于发现了些新的线索,正要上楼找明诚,就在楼梯上碰到了看上去来者不善的季白。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人有问题,随手给明诚报信:有一个长得很凶身材健硕的陌生男人上了四楼,不会是你的仇家吧[笑cry]

长得帅么?明诚问他。

赵启平一头雾水的回了个“帅[花痴]”。

明诚没头没脑的回:帅就行。

为啥?赵启平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是帅哥的话,谋财害命也心甘情愿?这是外貌协会骨灰级会员?

季白当然知道身后跟着的小尾巴,可是他不在乎,在看到站在办公室门口迎接他的明诚时更是如此——他连明诚身边的李熏然都看不见了。

明诚不着痕迹的把李熏然往回推,自己则顺势走了出去,与季白亲切的握了握手,状似不经意的推开了隔壁常年空关的储物房间,走了进去。季白紧随其后。

门“砰”的被关上,没有锁,却也没人敢打扰。

紧随而来的赵启平抓住李熏然这个一脸懵逼的知情者,问道,“那个人是谁啊?跟明诚什么关系?旧爱?还是两个人以前抢过女人?这一见面就天雷勾地火的……啧啧。”

桌椅乒呤乓啷的伴着令人牙酸的肉搏声,听起来心惊肉跳。

明诚紧绷的手掌猛地袭向季白的肩颈。季白微微侧身以一只手臂格挡,另一只则出拳,袭向了明诚的腹部。明诚不躲反迎,意图以伤换伤,抓住了季白另一只格挡的手臂向自己的方向一拉。季白并不打算伤他,出拳的手微微一滞,便被他拉了过去。季白有些生气于明诚不顾自己安危的打架方式,故意顺势向前倒去,明诚没料到他的举动,重心一晃,便拉着季白摔到了地上。

两个人在地上翻滚着扭打在一起,最终还是季白依靠着体力优势暂时制住了明诚。

“你是不是想做独孤英雄?嗯?混蛋!”季白把明诚压在身下,面无表情的道。手臂上扎实的肌肉抵在明诚的脖颈处,鼻子却蹭着明诚的脸颊,很是亲昵的样子。

明诚似笑非笑的一偏头,亲了他一下。

季白不为所动,“我不准,听到没有,”回亲了下,然后又重复道,“我不准。”

明诚什么也没说,欲言又止的看着他,一双眼睛漂亮闪烁。

季白终于忍不住了,卡在明诚脖子上的手臂一松,环到了他脑后。

也说不清是谁先吻的谁。

“要是被人看到怎么办?”明诚喘着气,马后炮道。

“这哪里看得清楚,我到时候在你脸上补一拳就行。”季白状似正经的说。

明诚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一口咬住季白的耳朵。

“狗啊你。”

明诚一脸“看你拿我怎么办”的样子,狡黠得很,却不是那种政客的老奸巨猾,而是灵动活泼、黑眼珠透亮湿润的像能淌出水来。

季白爱死了他这个样子,恨不得就地把人给办了。

当然,他也知道这不可能。


评论 ( 19 )
热度 ( 145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