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獒龙】无间 一发完

 @我是二胖啦啦啦 

贺文!!!宝宝生快!如果我明天没被工作榨干就再码一个水仙

超爱二胖!顺便由于安利,今年一定要去一次西安2333333


由于只磕了一些比赛,采访和纪录片,所以就不打tag了

RPS慎

禁一切,禁二胖以外的人转到自己主页,禁转微博,艾特蒸煮请原地炸裂

以上,食用愉快






1.

号外号外!

中国胖球队,中国胖球队,中国胖球队要倒闭啦!

我们老板刘月半吃喝吃喝欠下三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划掉)孔指导跑啦!

我们没有办法,拿奶龙抵工资……

啊呸呸呸,奶龙是国宝,不卖!藏獒也不卖!喂喂,别看了,大蟒也不!

2.

张继科赖在马龙肩头,眼皮耷拉得都快垂到地上了,“凭什么刘老头儿走了要我们俩看家带孩子呀,我真不喜欢小孩儿……我看,他专挑这个时候走,就是不想应付小孩儿,哼,猴精……”

要说小孩儿,张继科和马龙入选国家队的时候年纪都不大,但是这次不同,国家队的大门向各个地方的好苗子们敞开——为期两个月的暑期夏令营开始了。这些孩子们大的不超过十岁,最小的才七岁,真真是实打实的奶娃子。

“这里面说不定就有未来的世界冠军呢?”马龙一边盯着队员们的训练情况,一边分了一分心思劝道,“再说了,小孩子很可爱啊,天真烂漫的。”

不,你最可爱。

“那凭什么大蟒和小胖带女队啊?这不是摧残我们祖国未来的小花儿么?”小萝莉多可爱啊,还不熊,嗯,不熊很重要。

“你想跟大蟒换?还是小胖?我去帮你……”

“不,”张继科花了不到一秒权衡“远离熊孩子OR远离马龙”,答案当然毋庸置疑,“我就要跟你一队。”

一如既往。

“龙队!”远处的队员喊道。

“来了。”马龙应下,把手上的水和毛巾塞给张继科,“回去再说。”

说来也是一桩趣事,马龙和张继科退役也有些年头了,偏偏张继科还是爱管马龙叫龙队——当着外人的面,再加上马龙长得嫩,跟现任队长站在一起竟看不出谁更大些,索性大家就都跟着张继科管马龙叫“龙队”——大家倒是会管张继科叫“张指导”,在找他旁敲侧击,想让他跟马龙求情的时候。

3.

回去再说也还是这个结果,从刘国梁拖着箱子离开训练基地已经过去了大半天,此时的他和孔令辉早就上了飞机,还换了一身海滩装扮,拍了照发到了朋友圈,四条肉腿并排的效果很有冲击力,一时间赢得点赞无数。

张继科只能含恨跟风点了赞,留言道,“记得给我和马龙带好吃好喝好玩的。”
相比他,许昕的态度截然不同。夏令营那天,他起了个大早,梳洗的精精神神,第一个等在了训练场上。

张继科和马龙最后到。张继科见他站的笔挺,脸上也比平时干净清爽,忍不住笑他,“哟,这是要挑媳妇儿呢。”

“来的也可能是他丈母娘。”方博耿直地插嘴。

“你怎么还没被我打死呢?”许昕奇道。

“大概是……你暗恋我?”

“我呸!我暗恋龙队也不暗恋你!”

“啊?”莫名被喊到的马龙还在晃神,就听张继科先他一步开口,“你敢。”

哦。大蟒实力冷漠。

4.

夏令营的队伍刚到门口,小胖就发了小视频到他们几个的群里,还发了好几个惊叹号,写道,“科哥龙哥,你们啥时候生的娃?”

马龙心脏噔时就停了,差点一口气没缓上来,点开视频一看才觉得神奇,那两个手拉着手,一个吃着棒棒糖,一个嘴里不知道嚼着什么的小孩儿还真神似他和张继科。

那两个小孩儿在他们队里可出名了,小胖继续八卦道,他俩还有绰号,小马龙,小张继科。

这下几个人都来兴趣了,巴巴地等着见真人。女队那边儿不知怎的也得了消息,通知他们下午会来围观。

“哪儿像我了,就是个小屁孩儿。”张继科嫌弃道。哪儿那么容易有第二个像我这样儿又帅打球又好的?他想。

马龙没搭理他,看着那些活蹦乱跳的小团子们,他只觉得可爱。当然,宿舍房间的门还是要锁好的,万一谁不小心进去碰到了自己那些兵人,可不是开玩笑的。

“怎么?担心你的宝贝儿们会被熊孩子搞坏?”张继科心有灵犀道,“一会儿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他们就知道厉害了。”

“你悠着点,可别吓到他们了。”倒也没反对。

张继科得到首肯,立马卖力的想起词儿来。

5.

大概是中二之神在上,待到夏令营人员到齐,张继科拿着打好的腹稿,板着脸,手背在身后,教官似的装模作样训了一番话,内容虽然不算多深刻,也竟然糊弄住了这批团子。他见团子们一个个严肃认真、跃跃欲试,觉得自己非常到位了,便扭头去看马龙,神色里颇有几分邀功的意思,“龙指导还有什么指示不?”

龙指导是什么鬼。

“呃……”马龙没想起来吐槽这个称呼,认真思考了片刻,决定卖个萌,哦不,搞个笑,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你们饿了,我们管饭,别,别吃拍子……也别咬它磨牙,刘指导临走前买了很多零食。”队员们哄笑,小孩儿们并不知道这个梗,但看到有人笑便也跟着笑,马龙觉得效果不错,便打算结束讲话,“就这样,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小藏獒嗖的一下把手高高举起。

“你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张继科觉得马龙说这话时的语气异常温柔。

“我想跟张继科、叔叔打一场球!”

马龙差一点憋不住笑,又怕伤到他自尊心,最终还是僵着嘴角保持微笑,“为什么呀?”

“因为他以前是奥运冠军,打赢他,我就能参加奥运会!”

“我以前也是奥运冠军呀。”

“你把他打输了,所以我先打他,打赢了,再打你!”

这话还挺有逻辑。

“你真觉得你能打赢我?”张继科忍不住发话了。天才如他,也不过是在十三岁时战胜了前运动员的父亲。现在的小孩儿真是越来越傲慢了。他想。

“你那个拿球打瓶子的绝招,我也行!”小藏獒挺起胸脯,满脸的高傲,虽然他没明说,但是他的表情明明白白的写着“这有啥了不起的”。

马龙忍不住偷乐,“真像,真像。”

“我的天,”张继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跟他咬耳朵,“我小时候有那么狂?”

不,你现在也这么狂。马龙心道,然后笑着看他向前跨了一步,“这都是雕虫小技,算什么本事,你这种……”

要糟。马龙赶紧拧了下他的队服,打断他的话,救场道,“这些并不是乒乓球的全部,”他的声音原本就柔,现在更是要化成水一样,听得人骨头都酥了,“真的要练,还是扎扎实实的先练些基本功,再慢慢拓展。”

“这我当然知道。”小藏獒不领情,撇撇嘴顶了回去。

“还挺拽啊?你一天能打几个小时球?”张继科原本就黑,这会儿脸色阴沉下来就更暗了,偏生小藏獒半点不怵他,“七八个钟头吧。”

“不念书?”

“那种简单的东西也要学?”

“听口气成绩不错?”

“年级第一。”

好嘛,神童。

这下张继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除了“你打不过我”之外,可这也太欺负人了,他脸皮再厚也不可能说出口。

“那就打一场吧。”他轻描淡写的说,能动手解决的事何必动口呢。

6.

X-0。张继科不知道赢了多少球,到最后连马龙都没耐心数了。要说这结果真是一点儿都不奇怪,张继科这几年慢慢养好了腰,也没了成绩压力,状态并不比退役前差多少,小藏獒在同邻人中所向披靡也终归缺乏对战经验。

马龙最初还有些担心小藏獒输球之后的情绪,结果发现他非但没有丧气,反而斗志昂扬,像是要通过这两个月的训练赶超张继科一样。

“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马龙不敢全然放心。

“你担心他干嘛,”张继科大咧咧道,“像他这种,只要有目标就没事儿,能扛得很。”

“也对。”也对。

“你有空不如多管管小龙仔,小小年纪心思重得要命,背着个乌龟壳似的。我看着都心疼。”

“没用,他得想办法自己挺过来,没用,教练……说到底也没用,他只能靠自己,你心疼也没用。”

每一个“没用”都重重的打在张继科心上,明明都已经是老黄历了,明明以前就知道,但他就是忍不住。

7.

大小獒龙的感情在集训中迅速升温——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结果理所当然。两个小的没两个礼拜就能自由出入教练房间了,虽说小藏獒看着有点熊孩子的潜质,但有小龙仔看着还是比较让人放心的。

“哎呀,你别碰那个,那是龙指导的宝贝。”小龙仔迅速扶起倒下的兵人,阻拦道。

小藏獒不以为意,“我不会弄坏的,就是得把外面的挪开,才能看到里面放了什……”

说话间,最后一排遮挡也消失了。映入眼帘的,是两张笑得无比灿烂的年轻脸庞,手拿奥运金牌,并肩站在领奖台上,胸前还举着五星红旗。

这似乎是最深的秘密,由钢铁侠美队他们层层守护,又或许昭然若揭。

8.

夏令营最后一天,队里发起了一个活动——票选你最喜欢的教练。

小龙仔独树一帜的选了张继科。这事儿张继科完全不知情也没想到,还是因为唱票的许昕好奇,专门跑过去问,才被他凑巧听到了。

“继、继科哥哥人好。”小龙仔怯生生的回答。

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嘛。

“你不会是怕没人选他,才给了一票同情分吧?”

“不、不是的。”小龙仔的脸有些红,跟不熟的人说这么多话已经几乎是他的极限了。

“那你到底为什么喜欢张继科呀?他脾气也不好,也没什么耐心教你们……”

小龙仔仍然只是摇头,憋了半天也说不出话,还是小藏獒看不下去了,帮他答道,“他觉得张继科像可乐糖,他喜欢可乐糖。”

张继科正在不远处竖起耳朵听呢,听到这里,第一反应是,可乐糖和大白兔奶糖一点都不搭——马龙由于长相气质与奶糖神似,训练的时候还会随身携带大白兔用作奖励,被团子们私下里亲切地称为“白兔哥哥”。

自己怎么就不能是巧克力呢?张继科百思不得其解。

9.

票选结果毫无悬念,马龙以压倒性优势获胜。

马龙很开心,张继科知道马龙会因为这种事开心,所以他也很开心。而且——谁稀罕这些小东西喜欢啊,他只要一个人的喜欢,最值钱的那个。

10.

临走前,队员们纷纷调侃地问小獒龙,如果有机会要不要拜獒龙为师。

“你不要找他做教练,”小龙仔拉过小藏獒悄咪咪地说,“我不想你腰不好……”

“不会,”小藏獒漫不经心的安慰道,“我身体素质好得很。”

队员们耳朵尖,此刻已经在心里笑喷了,但又生怕吓着小孩儿,也不敢表现出来。

“我这腰要赖你……”张继科一边说着一边八爪鱼一样的贴了上去。

马龙的脸一下变得比雪白还白,“如果没有自己继科是不是能轻松一点”的念头猛地在心头闪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有这种想法了,虽然明知这种想法很可笑,虽然明知继科就是这么拼的人,与自己无关……但是有些事,理智上清楚没用。

诸多思绪转瞬即逝,旁人难以察觉分毫。

“要不今天晚上你自己动?”张继科再敏锐不过,立马坏笑道,一边暗暗记下这种玩笑不能再开了,手上的力气又加重了些,隔着薄薄的训练球服,感受着马龙微凉的体温。

“你!”马龙笑着拍掉他图谋不轨的狗爪子,小奶音听的人心头痒痒的。

小藏獒还是拉着小龙仔的手,一如他们来时的模样。

“再见!”两人挥手,小藏獒作为发言人说道,“过不了几年我们还会回来的!”

“我们可不会留位置给你们,想要国家队的位置,就自己拼命抢。”张继科觉得自己为人师表的都快上瘾了。

“等着吧!”

好嘞,我们等着。我们等着新鲜的朝阳让五星红旗更加闪耀,我们等着热爱的事业通过球场上的你们得以焕发新的意义,我们等着无论如何都会更好未来,因为——

“龙仔,我晚饭想吃泡面。”

“行啊,回去的路上先到食堂拿两个蛋,一捆菜。”

“还有香肠……”

两个人边说边走远了,夕阳把两个人的影子约拉越长,仿佛同时记录了过去与未来,毕竟两人一路都是这样相互依赖着走的,谁也离不了谁。

因为有你。这辈子,非你不可。

—fin—

评论 ( 3 )
热度 ( 89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