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明诚X萧景琰】陛下,请跟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1)

让我练个手……慢慢恢复……所有跟三哥有关的文都暂停更新,我想等三哥出来了再纠正一下人设


这篇是EG向!EG向!要是写成正剧了记得打我……

但是关于这种基建的文章真的挺难写的,烦


1.

琰帝登基,花了三年的时间平定疆土,而后,一直奉行休养生息的执政理念。

农民的赋税减至三成,商人的赋税也根据行当有不同程度的降低。但这并不能很快解决民间商业经济的颓势以及粮食的供不应求。因为金口玉言说过十年之内不主动征战,入不敷出、无法赡养孩子的百姓们挤破了头也想让家里的壮劳力去从军。

相对富饶的南方还能勉强保持体面,金陵丝竹也不曾吹得凄凄惨惨戚戚。湖上游船虽不比往昔热闹,至少能维持生计。北方则不同,本就旱涝严重,受到战乱影响,已经两年没交齐税赋了。

萧景琰愁得头发都快白了。天天想把明诚往北方派。

“微臣在这里先谢过陛下如此信任了,倒也不是吃不起苦,可这北方微臣怕是去不了,”明诚再一次十动然拒,他知道萧景琰不仅是个明君,还是个没什么皇帝架子的人,所以并不会因为自己如此直接的拒绝而感到惶恐不安,“乍看南方局势已定,百姓安养,实则是南方自古油水多,水深出大鱼,暗流汹涌不止,稍有不慎,朝局动荡起来,微臣唯有万死谢罪了。”

这话要是换个皇帝来非得把他千刀万剐。

明诚所言翻成大白话就是:陛下,您看,我可得在南方给您稳着经济,您把我派到北方,我鞭长莫及,就制不住这边儿的贪官啦。

大实话,也就明诚敢说。

萧景琰是个非常成熟的帝王,知人善用,也喜欢明诚这般光明磊落,并不在意他言语上的僭越,“北方这浑水,你今年不趟,明年便要出大篓子。灾民数量从前年到今年一直在增,照此,明年只要旱涝不止,动乱便难以避免。”

“陛下陛下,您这是吃定我呀,”明诚笑得有些无奈,“去年赋税改制,独盐商减税最少,大臣们中收了他们孝敬的不少,最近上朝的折子也多有给盐商说话的,怕是最近要搞什么大动作了,您偏偏这会儿把我派出去……”

“难道还有比现在更合适的时机吗?”萧景琰看着他,黝黑的眼珠子里透出些狡黠的笑意。

明诚失笑,暗道自己被他这几年的安稳作风糊了眼。

萧景琰这是要下猛药治盐课了。他一走,朝中缺了座大佛,便再没有足以平衡盐商势力的筹码了,该露馅儿、该现形的,不怕他们尾巴不翘上天。到时候,就端看萧景琰想把他们清蒸还是红烧了。
可笑那些两朝元老们还一意孤行的以为萧景琰是个只会打仗、靠着梅长苏上位的草包皇子,小动作不停,自欺欺人的当萧景琰是个瞎的,看不见呢。

明诚有些欣慰,又有些纠结。欣慰的是,萧景琰是个明君,百姓们的日子便会好过些。可是百姓们好过了,他又怎么找人跟他一起推翻封建王朝,建设社会主义呀?

哎,路漫漫其兮远乎。


评论 ( 8 )
热度 ( 84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