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范川X明诚】嘿!小老板,要一碗面!

交代了一下之前的故事,下一更应该会见面……

时间线:明诚到山东→ 明诚为了转移同伴借了川川的马→ 明诚去找王老板接头


*

明诚是在半夜被南田洋子的一个电话叫到火车站的。

大冬天的上海寒风凛冽。比寒风更冻人的,是明诚眼前的景象:南田洋子正穿着一身正式的军装,手背在身后,庄重严肃地带着二十个亲兵等待着他的到来。

糟了。莫不是暴露了。

明诚在黑夜的遮掩下眦了龇牙,便淡定地接受了现实,飞速做好跟南田同归于尽的心理准备。

“明先生,”南田像往常一样叫他,“半夜打扰,真是不好意思了。”

明诚摆摆手,露出讨好又不过分谄媚的笑容来,“南田科长这说的是哪儿的话,只不过您找我来……”

“明先生不必多虑,正常人事调动罢了。”南田洋子把他微微紧绷的表情看在眼里,对于自己这一招棋感到颇为满意,一扬下巴,解释道,“从今天起,明先生就将成为我的副手,跟随我一起到山东上任。恭喜明先生升迁。”

明诚心里“咯噔”一下,眼睛霎时瞪得滚圆,看了南田一眼又低头,随后又抬头看她,心里没底儿的不行,唯恐说话会露出破绽,便又隔着鹿皮手套来回搓了几下手,感觉自己镇定了些,才开口,“南田科长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明长官那里……”

“明天一早,他就会收到军部的通知。”

明诚一听她这么说,就把情况猜出了十之八九。这南田想把他收入麾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此行去山东,她冷不防地直接向日本军方申请,还半夜三更地把他找来直接带走,一方面是要避开可能产生的麻烦,另一方面则是要试探自己是否在上海还有些别的“基业”。

众目睽睽之下,他要是有一点儿小动作,那就是个死字。

想通这一关节,明诚反倒坦然不少,摘下一只手套,郑重地对南田道,“多谢南田科长提拔了。”

南田对明诚的识趣感到满意,也脱了手套,握住他温热的手掌,“以后还要请多指教了,明副科长。”

后面的南田亲卫们也在此时立正,喊了声“长官,请多指教”,整齐划一地像是事先排练过一般。

“上车吧,明先生。”南田微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明诚深知南田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自己回去,索性笑弯了眉眼,道,“希望到了山东之后的衣物和日用品的购买,南田科长是报销的。”

这个画外音再清楚不过了。南田一边感慨自己选人的眼光,一边对这个贪婪的蛀虫嗤之以鼻,“当然。”


*

“真是不容易啊。”王老板听完明诚的叙述,叹道,“近期日本人的行动越来越有针对性了,也不知道是盯得严,还是……”

明诚摇摇头——他现在也正艰难摸索着呢,“不说这个了,”他接过王老板递来的粗茶,嫌太热,就放到桌上打算晾凉再喝,“王老板,你可知道这附近有谁家养了一匹好马?”

范川对偷马贼的身份有着万分的好奇,却不想人家对他也抱有同样的心情。

不过说实在的,他的马,别说是放在现在,就算是放在和平年代都能称得上是万中无一的骏马,其主人会是闲杂人等么?不可能。

“我还真知道一个,”王老板把桌上的茶重新端起来,硬塞给明诚要他喝,“喝凉水对身体不好,你喝了我才讲给你听。”

明诚对于长辈的叮嘱最是没有抵抗力,什么也没说,乖乖地把苦涩的茶水混着茶叶杆子一饮而尽。

如此,王老板便也不卖关子了,“你是在哪儿见着他了?你说的那人应该是叫范川,听说过去跟着不晓得哪个军阀打过不少鬼子,后来背井离乡隐姓埋名,流落到了这里开了个小面馆营生。组织也想过要发展他,可旁敲侧击了几次都失败了。”

“为什么?”

“谁知道呢。街坊们笑他怂,可依我看,此人绝非等闲,”王老板想了想,见明诚没吱声儿,又补充道,“我猜想他或许是有什么苦衷吧。”

明诚嘴里嚼着茶叶梗,听完王老板的话,默默地把他和范川“相遇”的情境随茶叶一起咽到了肚子里。

与其说他不相信王老板,这更像是他一个稀疏平常的选择,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改天,我上他们家吃个面。”明诚笑眯眯道。


评论 ( 10 )
热度 ( 137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