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范川X明诚】嘿!小老板,要一碗面

想到什么写什么……


这章是倒叙,时间线在第一章之前。


*

范川很爱惜他的马。

刚到这里那会儿,他嫌弃工人们不会使马,不愿意把马外借,老被街坊碎嘴矜贵不合群,说他那匹“纯种的汗血宝马”像是能让他看起来比周围的升斗小民高贵些似的。

范川倒也由着他们误会从不开口解释,毕竟他的马是真真儿从蒙古那边带回来的,和他的过往经历一样,说出去也没人信。

他舍不得马,一是马跟了他好些年,感情深厚,二是他早年逃亡的时候也没带点别的物件留个念想——枪是不敢藏的,万一被发现了铁定没命,况且他也没处弄子弹来;大帅府上的古董玉器他嫌带在身上累赘就一样没拿,唯独宝贝的那串梨木珠子也因为一次意外被个女眷扯散找不到了。

如今他落地扎根,在这么个小地方卖手艺营生,久了,也就习惯自己的平庸畏缩了。

心早冷了,好在还剩一腔热血,大概是全寄托在这马上了。


范川从小被养在大帅府里,长大了跟着大帅做事,对外是个副官儿,实际上和大帅情同父子,在府上也算是半个少爷了。他很早就开始学骑射,深知养马是不能闲着的,跑马的习惯养成多年,奈何现今形势严峻,只能咬牙忍着,至多每个月带着马出去遛个十七八次,就这样还得小心翼翼地避开各路人马,以防被怀疑是间谍。

县城三里外有座山,不高,但足够看到枣庄火车站、集市、以及芦苇荡覆盖的微山湖。范川特别喜欢在山脚下骑几圈儿马,然后把马拴在有草的地方,自己爬上山头眺望,要是那天有太阳,就更是满足的让他想找个干草堆打滚。

那天他照例栓了马上山,呆了没一会儿,眼看着天色一层层灰了下来,担心有暴雨,便匆忙往回,怕把马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在他走到一半时便落下了,路上泥泞湿滑,差点让他跌了跟头。他好不容易下了山,熟门熟路地想去牵马,谁知却发现栓着的马不见了。栓马的绳子上缠了块考究的方巾,上面是一笔娟秀的钢笔字,写着——


十万火急但借宝马一用

事成必还外加重金酬谢


你大爷的!

范川怒不可遏,对这偷马贼简直千刀万剐的心都有了。可还能怎么办呢?这荒郊野岭的也没个知事儿的。

“呱”

草丛边蹦出一只脏兮兮的牛蛙。

“你看见那贼没有?”范川问。

“呱呱”

“看见了也没用,你也不会说人话。”范川无处发泄自己的怒火,便找了块石头,朝那牛蛙扔去,也没想要那牛蛙性命,下手轻的很,“边儿去,再惹眼小心爷把你宰了,过面条吃。”

牛蛙大难不死,吓得转身就往草丛里钻。

“要是让我逮着这贼……”

雨点子由小变大,最后哐当哐当往地上砸,声势颇为浩大,把范川骂骂咧咧的嘟囔都给盖了去。

评论 ( 29 )
热度 ( 150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