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范川X明诚】嘿!小老板,要一碗面

*

雨越下越猛,最后动静大的像邻居徐大妈倒洗脸水似的,简直是一盆一盆从天上往下泼。

范川想着店里有人管,便也不急着往回赶了,在山腰上随便找了个避雨的地儿,心里其实还对那偷马贼存了一分期许。字写得那么俊,说不定是个秀才,秀才都胆儿小呢。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雨势渐缓,雨点子打在石头上的声音都是清清亮亮的。只是范川没那心情欣赏,吐掉嘴里叼着的干草,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向外头张望半天,一个活物也没见着,脸色便垮得更难看了,满是掩饰不住的失望与气愤。

又蹲了会儿,他实在坐不住了,想干脆淋着小雨回去算了,却听远处传来了熟悉的马蹄声。

我的马?!

他循着声响探头出去,果不其然看到自家马从县城方向飞奔而来,身上还披了件大衣。

“这偷马贼,”范川勾了勾嘴角,虽然嫌弃那贼不懂马,到底被他给马披衣服这种笨拙的贴心打动了,气登时就消了一半,“倒也不全是坏的。”

马儿走近,直冲范川嘶叫。范川三步并作两步下了山,细细查看了一番,发现马无甚大碍,总算是长舒一口气,摸着马脖子念叨道,“你走这一遭,可想死我了。”

麻利地解下用缰绳捆着的大衣,范川本想着把衣服随手扔了,一摸却感觉这料子和做工不同寻常,不用想也知道价格不菲,一时间也不愿意糟蹋好东西,犹豫半天还是收了手,把衣服随意地丢在马背上。

“这人什么来头……”兵荒马乱的时候,富贵人家必有蹊跷。

想着总不能白拿着人家的衣服,他伸手摸了摸大衣内侧的口袋,想着说不定有证明人家身份的物件儿,不想,摸出两张字条。

第一张字条里包了些钱,不算太多,要放在以前,范川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可作为一个面馆穷酸小老板,这些钱却让他觉得有些烫手了。字条干脆利落不废话,就写了俩字儿“好马!”

所以便是这先前提到的酬金了。

再打开第二个字条,又有些钱,约莫是前一个的一半再多一些。

“若不麻烦,请将大衣送至XXXXX王记成衣铺子。一些小钱聊表感激不成敬意。”

好嘛,差使爷跑腿。

“爷还不如马值钱……”

范川自语着,忽然想到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威风凛凛的常胜将军了,而这马依旧是血汗铁骑,一时间又觉得自己恐怕还不值当这些跑腿费。

虽不情愿,白白拿人东西这种事儿范川是做不出来的,于是只好等雨停了,乖乖牵着马将衣服送去了约定好的店里。

一整天被人牵着鼻子跑,范川到末了总算留了个心眼儿,“王老板,我这衣服送来,可别弄混了。”他佯装叮嘱道。

“错不了您的,”王老板笑笑,说,“这衣服是咱们家卖出去的,内里都绣着记号呢,您放心,一定亲手交到那位手上。”

“那位来头不小吧?出手那叫一个大方。”范川试探道。

王老板依旧只是笑笑,摆手,“不好说。”

这年头,好奇心太重并没有什么好处。范川深知这个道理,便不再追问,微微阖眼,拱手走了。

评论 ( 25 )
热度 ( 150 )
  1. sunny三儿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转载了此文字
    评论和剧情一样有看头!【鼓掌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