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范川X明诚】嘿!小老板,要一碗面

*

明诚坐在烧着炭盆的旅店房间里,挥走了想要帮他沏茶的店小二。滚烫的热水配着品质一般的茶叶,到了明诚手里,竟也能泡出香气四溢、精致淡雅的好味道。

只不过次等品终究是次等品,茶过三铺,味道便有些过于淡了。

明诚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也就没多在意,只兀自想着:时间差不多了。

思绪刚一落,外面就传来了一片嘈杂。汽车引擎的轰鸣、混乱无序的军靴夹杂着南田的斥责一股脑儿地钻进明诚耳朵里,非但没影响他悠哉的情绪,反而让他笑得更欢实了。

不过片刻,南田便出现在了门外。

“咚咚”敲了两下门便自顾自地走进来的日本女军官像是生怕给他时间掩盖罪证一样,显得仓猝而失礼的同时,还带点不易察觉的慌张。

“明副官,”南田的脸上并无异色,大踏步走进来,只利落地点点头,道,“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明诚放下报纸举起茶杯,热情地招待道,“南田长官喝茶么?我让小二再拿一副茶具来?”

“不必了。”南田的拒绝显得有些僵硬。她也没解释自己是来干嘛的,就这么径直走到了明诚背后的火炉边,仔细而审慎地观察着这个狡猾精明的中国人的房间。

明诚没有回头看,像是问心无愧。

南田一边怀疑,一边却又动摇了。

刚下了一场大雨,明诚若是才回来,定会露出破绽,可皮鞋表面看上去是干的,夹缝里也没什么泥泞的痕迹。大衣被他随手挂在一个空的座椅上,离火盆很远,看上去也是干的。木质地板上还算干净,即使有污渍,也是很陈旧的了。

简直无从下手。跟明诚本人一样。

南田握了握拳,绕过明诚,故意搭了一下座椅上的大衣然后才走到门口,回头,“明副官,今天我的事务比较繁忙,说好的晚餐可能不能一起吃了,不过我是有信用的,晚餐我会让店员送上来给你。”

“谢谢。”明诚点头示意,真诚地像是不知道这话里的意思是要软禁他一个晚上。

不过这也实在算不得什么大事儿,他愉快地想,尤其是和同伴们的成功撤离比起来。

*

南田说自己事务繁忙,还真就一晚上没回来。明诚的房间门口一晚上都有日本人查岗,到了第二天,查岗的人敲门进来,告诉明诚上任手续还没下来,没有军官证不能出城,不过小范围的自由活动没问题。

便算是解了他的禁了。

明诚一如既往地笑着应下,只是回头就在熙熙攘攘的小街道里把尾随的人给甩了,直奔那家先前给他做衣服的裁缝铺。

裁缝铺老板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戴着一副老花眼镜,肩上的皮尺像是粘在衣服上一样从不离身。

明诚走进店里的时候大衣是敞开着的,从外面裹了不知多少冷风,全都一股脑儿地捎进了店里,直把王老板冻得一哆嗦。

“你个小猢狲,不晓得冷啊,围巾也不知道戴。”王老板笑骂道。

明诚听着这久违的上海口音,感觉亲切地不行,特工架子放下一半,指着自己头上滚落的汗珠道,“您瞧我这样儿,像是会冷的么?”

“你现在是不冷,一会儿冷了就不得了了。”他像个普通长辈,絮絮叨叨地把明诚整颗心都捂热了,”脱了大衣赶紧进里屋坐,里屋有暖盆。”

“诶,知道了。”明诚听话地脱了外套,露出里面一丝不苟的西装马甲和白衬衣,“这次的撤离……”

王老板比明诚更加谨慎,从他手里接过外套,拍拍他的背,转身脸冲着店里的时候,才有一丝精明老道从眼镜片儿中泄出来,“进去说。”


评论 ( 8 )
热度 ( 116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