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萧景琰】疯美人(原江山美人)1

基本上是推倒重来的,很久没动笔了,写的烂请见谅。

没存稿,很可能坑,还不知道下文在哪里


CP唐煜X唐靖(萧景琰)


1.


炎炎盛夏,跑马场里人烟稀少,为防中暑,马匹们都被安置在跑马场边的大型恒温室内马厩,仅有极少数被牵着在这太阳毒辣的午后溜达蹄子,这便使得赛道上一前一后、一白一花的两个身影格外引人瞩目。


和骑得潇洒不羁却有些歪歪扭扭的花衬衫相比,在他前面的白衬衫不仅姿势标准地像是个专业的马术师,笔挺的身板也颇得老天爷偏爱,瘦薄却有力,像是书法大师笔下的一竖,在大太阳下光彩耀眼,即使只是一个背影,也好看得仿佛能夺了人的魂去。


不知是谁在窗边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


“你可别头脑一热去招惹他。”同伴提醒道。


口哨不解,“怎么?这儿的马术教练都这么大牌吗?”在他看来,很明显,那花衬衫是来学骑马的,而白衬衫是他的教练。他甚至已经开始脑补自己以学马术为由勾搭白衬衫的场景了。


“这儿的马术教练可到不了这种赏心悦目的程度。”同伴说着拿起房间配备的观赛望远镜,眯眼又细细看了一会儿,才道,“那个应该是唐靖,陪着他哥唐煜溜圈呢。”


“疯美人儿唐靖?”口哨瞪大了眼睛,直感叹百闻不如一见,“疯不疯的还看不出来,这美人儿倒是实打实的。”


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在人际交往极为密切而重要的有钱人圈子中尤其如此。在他们这一带的有钱人里,唐靖的这个外号在年轻一辈当中,几乎是人人皆知的。


唐靖是唐帮大佬唐世汝洗白产业后从孤儿院收养的孩子,刚被收养不久便被频繁地送到业内有名的心理医生王奚辰的私人诊所接受治疗,不仅如此,这种高频率的治疗还持续了好几年的光景,让唐世汝想要封锁消息低调行事也无能为力——他们实在是常客了,三不五时的总会碰上些人,目击者又多是有权有势的,封口都无从封起。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唐靖便以他扑朔迷离的精神状况与出众的外貌被人在背后起了一个“疯美人”的绰号。更值得一提的是,每当这个绰号被引用,说话者大多是带些隐晦的情色意味的,毕竟精神状况不稳定的美人设定,不知满足了多少有钱人内心隐秘的猎奇兴趣。


“你可别精虫上脑。”同伴提醒道。


“怎么?你们平日聚会也没少聊他。”同伴越是阻拦,口哨就越是对这个只闻其名的美人感到好奇。


“你长年不在国内,八卦听的也少,可别被他的给脸骗了,”同伴解释道,却是绝口不提“没少聊他”这一茬,“这位才不是什么带刺的玫瑰呢,就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


“怎么说?”


“前几年,卫家那个小的,卫庄,认识吧?正儿八经追了他大半年,最后没追上不说,还是落得个躲到美国疗情伤的下场,这算轻的。那个谁家的同性恋,给唐靖下了药想来硬的,结果呢?被打得满地找牙,肋骨也断了两根。这还是在唐靖入伍之前。”


“珍爱生命,远离唐靖”是无数私底下意淫他的人之间的共识。


“真他娘的带劲儿。”口哨感叹,却是不敢再冲着下面吹口哨了。


然而他和他的同伴并不知道的是,一墙之隔,便坐着他们聊了半天的男主角的父亲唐世汝。


“唐先生的两位少爷可真是英姿飒爽、人中龙凤。”西装笔挺、带金丝眼镜的年轻男子对着坐在对面的老头道,“这马场也是风景宜人、服务专业,以后有时间,我怕是要常来叨扰了。”


“欢迎欢迎,”唐世汝听人夸马场比听人夸儿子还高兴,“这马场是我们阿靖一手操持的,本来我也只是因为他爱马,想送他个马场当礼物,谁成想被他管教得如此妥当。”


“哟,咱们靖哥哥还有这本事呢。”金丝眼镜旁,一个看起来样貌与他有六七分相似的男子轻声嘟囔道。

金丝眼镜瞪了他一眼,“卫庄,不可以没有礼貌。”


“卫秦世侄不必如此见外,小庄和阿煜阿靖毕竟是一起长大的,虽然多年未见,但想必感情还在,亲昵一些也是正常。”唐世汝替卫庄申辩道。


卫秦不会在做客时拂了主人家的意思,于是只点点头,看上去轻描淡写地把这茬揭过去了。回家关起门怎么教训弟弟是一回事,在外边是什么做派又是另一回事了,他从不把家里的习惯带出来。


也正是因为在什么场合都拎得清状况,卫秦在江浙一带的有钱人圈子里是出名了名的“生子当如孙仲谋”型后代,小小年纪西装领带一打,带出去别提多给家里长脸了。不仅如此,卫秦一路长大,一路把同龄人甩在身后,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教授,还身兼家族企业要职,是名副其实的别人家的孩子。


如果说卫秦是别人家孩子的上限,那么卫庄大概就是别人家孩子的下限了。一般有人提起时,总会把这对兄弟放在一起说,“XX,你可学学人家卫秦吧,你要是像卫庄一样,看我不打死你。”


虽然时刻承受着这样的挑拨,两兄弟之间的感情倒是一直很不错,卫父工作繁忙,几乎没时间陪伴家里人,而卫秦一直以来都充当着长兄如父的角色,让卫庄又爱又怕。


“小庄是不是无聊了呀,”唐世汝看着被卫秦训了一句就乖的像个鹌鹑一样的卫庄,忍不住把他当个小孩子看,“要不要我把那俩皮猴子叫上来?”


卫庄小心地看了眼卫秦,见他没有表态,便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来,大着胆子道,“伯父,我自己喊吧,”说完,跑到窗边,拉开窗户,吸了口气,对着跑马场吼道,“靖大美人儿——我回来啦!”


“卫庄你他妈别给我皮,美人也是你能叫的么?”跑马场上传来了毫不示弱回应,“诶诶诶景琰,等等我!”


卫秦额角眼见有青筋暴起,得亏他忍耐力好,硬是没出声。


倒是屋里许久没有存在感的新面孔听了窗外的动静不自觉地动了动肩膀,“景琰?”


唐世汝笑眯眯回道,“梅大编剧可别写剧本写得走火入魔了,阿煜说的并不是您新剧琅琊榜中的主角萧景琰,而是叫的'靖爷'。他俩关系好,叫名字都是乱七八糟的,让几位见笑了。”


梅长苏貌似认可地点了点头,手上力道却不知为何加重了,抓得旁人手臂都被勒出了红印子,原本就畏畏缩缩的肩颈更加用力地缩在了一起,却是一声都没有吭。


“还未请教这位是……”


“这位是我们选定的琅琊榜男主角萧景琰的扮演者,”梅长苏说完,碰了碰人,“景琰,自我介绍一下呗。”


那人缓缓抬起头,依旧是一副极不舒展的样子,“我、我叫萧景琰……不对……”又求救似地看向梅长苏。


梅长苏无奈又宠溺地笑了笑,“他叫许弋。”


“许先生倒是内向害羞,看着不似武帝萧景琰呐。”唐世汝心里是顶看不上这种缩手缩脚的气质的,可是碍于情面又不好表现出来,于是只能尽量挑些好听的词,开玩笑道。


谁知梅长苏的眼神瞬间就变了,“唐先生慎言,您又了解真实的萧景琰几分呢?”


空调声陡然变小,像是感应到了房间的温度。


“小苏。”卫秦提醒道。


梅长苏动了动喉结,眼中仍似有火焰,嘴上却道,“抱歉,是我失言了,唐先生。只是这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景琰,必定不会辜负唐先生的期望演好这部剧,还请唐先生收回以往成见。”


唐世汝向来是不太爱计较的,更不会和一个小辈进行无谓的争执,只是这梅长苏实在气焰嚣张,没半点自知之明——就算他是现在圈内炙手可热的编剧,也远远够不上唐世汝需要小心捧着的地步。想到这点,唐世汝突然就放弃了原本的想法,决定不只是在内心默默吐槽梅长苏狗眼无珠选了个不知什么玩意儿来演萧景琰。


怎么,就许你瞎,还不让人说了?


“还望贤侄不要见怪,实在是近来讲武帝的影视作品太多,那演员又都是高挑威武阳光大气的,我年纪大了,这一时的脑子转不过来,狭隘了。也不知道许先生会不会骑马?”


卫秦在一旁听着,嘴角有一丝无人能查的笑意。这唐世汝虽不明着跟小辈争吵掉份儿,但损人的功夫却是极到位的,一口一个高大威武、阳光大气,看着是夸之前的萧景琰们,实际上是把眼前这个骂到了地底里去,到头来再说自己狭隘,堵住了梅长苏的话头,让他有气也发不出来。


梅长苏不是个傻的,唐世汝的意思他全听明白了,却也无甚办法,毕竟是他们有求于人,只好憋了一股子邪火,僵着脸说些场面话。也只说了几句,便再聊不下去了。


卫秦估摸着这气氛一时半会儿的也没有好转的余地,找了个理由打发梅长苏和许弋先行离开,留下自己和弟弟继续与唐世汝商谈投资琅琊榜的事。


若只是为了钱,梅长苏怕是会硬气不少,外头是钱多好项目少,他这个由名校历史系副教授卫秦当参谋的剧本只要放话说缺投资,飞过来的钱就能把他的工作室门给堵个严实,可偏偏他们的目的全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这马场。


评论 ( 14 )
热度 ( 40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