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欢乐颂AU】kkw48 鸡飞狗跳(6)

摸鱼发现了忘记发出来的草稿!我果然已经宛如一个智障……


6.变故

赵启平的话,很快得到了应验。

几人吃饱喝足闲来无事,便张罗起了牌局,除了一个睡死过去的方孟韦和有着良好作息习惯的萧景琰,其他人都兴致勃勃——反正明天是周末。

四个人抓阄,明诚与赵启平一组,李熏然与陈家明一组。

结果显而易见。李熏然与陈家明输的那叫一个惨烈。

“耻辱,这这这简直是耻辱!”陈家明翘着他颤抖的兰花指,不可置信的看着桌上的牌面,“你们是不是出老千了?”

“对付你们用得着么,”赵启平嘲笑道,“我还没怎么动脑子呢,明诚兄一个人就把你们摆平了。”

“再来!我就不信了!”李熏然不甘心道。

陈家明没他那么固执,“哎哎哎,再来的话,可得重新抓阄!”

明诚和赵启平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对视了一眼,没有拆穿他的小心思,彼此都觉得如果能有个旗鼓相当的人作对手,也不失为是一件美事。

明诚用他修长的手指一划拉,就把牌聚拢了起来。手指上下翻飞,牌随心动,看的其他三个人目瞪口呆。

“兹兹——”

“兹兹——”

我们的人民公仆就是那么忙碌。

李熏然意犹未尽的挪开视线,接起电话,“喂,对,是我。”

电话那头的声音模糊不清,隐约能听到萧景琰的名字。

挂上电话,李警官果不其然的一下站起身,抬腿就要往隔壁走,顺道还拉上了赵启平。

“发生什么事了?”赵启平问。

“萧景琰捡回家那个人被我们那儿一个协警发现,倒在一个隐蔽的小巷子里失血过多休克了,他联系了警局,我的同事听他一描述那头奇怪的长发,便猜是那个萧景琰救回来的人。他们现在叫了救护车,但不知道那个人还能撑多久,你好歹算个医生……”

“什么叫我好歹算个医生?”赵启平不满的嘟囔道,“急救是必修课,我当年也是考了4.0的!”

李熏然的心思就不在他身上,所以完全没有听他说了什么,敷衍着点了点头,一敲开萧景琰的家门就把人往外拖,索性萧景琰穿着睡觉的是最普通的白背心,衬衣一披,也能出门了。

“你把他捡回来的时候……他的情况如何?”赵启平尽职尽责的问道。

“肋骨大约断了两根,但应该没有伤及内脏,”萧景琰一边回忆一边说,“还有一点我当时便觉得奇怪,我问过他还有没有其他伤处,他说他身上的最重的伤也就是他的肋骨了,但是他的脸色看起来很糟糕……”

李熏然很能认同他的说法,他的一个同事被小偷踹断了肋骨还能追了三条马路把人给逮捕归案。只是断了肋骨而已嘛。

赵启平并没有过那种经历。上他那里看病的,有几个不是嗷嗷叫唤着疼的受不了的?脸色糟糕在他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一个军人,一个警察。啧啧,赵启平摇了摇头,对这两个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人恨铁不成钢。

发现那名男子的地方离欢乐颂小区不远,三个大长腿一溜烟的飞奔过去也不过几分钟时间。

救护车还在路上。

赵启平努力地调整了几秒呼吸,蹲下身检查起他的情况来。

李熏然和萧景琰倒是脸不红气不喘,但他们在专业人士面前并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只能在一旁杵着,像两根罗马石柱。

“失血过多是谁说的?”赵启平查完他的伤口和出血情况,一边测着他的脉搏一边问道。

协警怯懦的举起了手,小心的解释道,“我看他脸色惨白,身上又有血迹,就……”

“下次不懂就别乱说成么?”赵启平有些不开心,但也知道无法苛责他,硬生生憋住了火气,道,“我知道你也是好心,但这种诊断还是交给医院来做,可以吗?”

李熏然看着垂头丧气的同事,忍不住把人拉到了一边,远离赵启平医生模式下的毒液。

“那他现在到底怎么样?”萧景琰颦眉道。

“应该……没什么大碍吧。”赵启平也百思不得其解,明明伤的也没那么重,怎么就昏死过去了呢?

饿的。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当路过的小情侣拿着一袋炸鸡你一口我一口的喂着的时候,男子醒了,还说了一个字,“饿。”

赵启平真是给他跪了,“这位先生,请问您怎么称呼?现在感觉怎么样?疼得厉害吗?”

“饿。”他依旧只说了这一个字。

赵启平眉头皱的能夹死蚂蚁,“先生,我是个医生,请你相信我,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要是不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我真的不能保证……”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男子终于说了一句完整的话,这才让人听出他的嗓音有多嘶哑。

赵启平迷茫了,他明明选修了病患及家属沟通技巧1.0与2.0,还都拿了满绩点,平时也用的好好的,怎么就今天失效了呢?是他不适合做急救医生吗?

没办法,赵启平叹了口气,“你不愿意回答我也没关系,救护车很快就到,希望你不要再拒绝专业的急救医生对你的救治。”说着站起身,抖了抖蹲的发麻的腿。

“不……不……”男子忽然开始不断地摇头,“不去……医院……”

他看都没有看赵启平,双眼紧紧的盯着萧景琰,显然是认出了他的救命恩人。

四目相接,萧景琰像是跟他连上了信号一般,福至灵心的问道,“你是因为饿了才离开的?”

男子点头。

赵启平再次给跪了。李熏然安慰好了同事,回头刚好看到这一幕,陪着赵启平也跪了。

真·吃货的奥义(大雾)!


评论 ( 15 )
热度 ( 102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