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双TOP】证人计划(上)

短篇,很快完结

写个双top复健……另一篇大纲写完很久了,不知道为什么下不了手


“碰!”漆木桌被狠狠的击中,摇摇晃晃了几下,撒了成片的茶水。

始作俑者似乎并不着急,任由褐黄色的茶水浸湿了桌上的文件。纸上的字迹很快变得模糊不清,唯有右上角的证件照片还清晰可见。那是一个长得极其俊美的男子,三庭五眼,标志的可以去美术教科书里做素材。

水渍不断扩大,最终,连姓名处的“明诚”二字都看不清了。然而直到此时,也没有人敢提这件事,唯恐触怒上司。

“证人保护计划?他也配?一个人贪了国家几个亿,老子恨不得现在直接一枪毙了他了事!”

略粗的手指一指隔音玻璃的另一头。

那里面坐着一个人,正是那照片里的男人的模样,坐的端正笔挺,嘴角带笑,虽然手上戴着手铐,却一点都不显得狼狈憔悴,依然是一副睥睨天下的样子。

“我不配?我不比你们这些酒囊饭袋强上许多?”他像是能听到外头人说的话,微笑道,低音炮通过电子线路,震得众人一个激灵。

“谁!”为首之人疯狂的咆哮道,“是哪个混蛋?他怎么会听得到外面的声音?”

一片死寂。

那人更加生气了,他的两条眉毛在空中挥舞着,脸部肌肉不受控制的颤抖。他一把掏出了副手的枪,指着离自己最近的人,恶狠狠道,“是不是你?”

那人很惶恐,冷汗顺着鬓角唰的就下来了,拼命的摇头,然后急中生智道,“徐局长,明诚是国安的,会读唇也正常。”

“去他妈国安!”徐铁英把枪转向明诚,明诚依旧稳如泰山,脸上肌肉都没动一块,只是吓坏了徐铁英的副手。

“局长!”副手生怕他一时冲动,做出什么事来,拦在他前面,不住地叫道。

“就别为难小可怜啦,”明诚轻笑着道,“这里不是审讯室,我只要能看到外面,自然就能知道我想知道的,根本用不着别人帮忙。”

“混账东西!”马汉山面色铁青,站起身,率先发难,“谁安排的地方?啊?连把他押运到国安的时间都没有吗?”

明明是他自己不想国安扯上这破事儿的,到头来要秋后算账,他竟也有脸说别人。

只是在这里只有他和徐铁英一个等级,徐铁英若是不拆穿他,别人就更加不能说破,只能装聋作哑了。

徐铁英自然不会拆穿。他深知自己和马汉山现在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明诚若是在船上捅了个窟窿,他们谁都跑不掉。

“马老弟,”徐铁英清楚马汉山想摘出国安部的意愿,转移话题道,“当务之急,还是讨论该如何处置明诚,你说呢?”

马汉山点点头,满意的坐下了,“我也是这么个意思,明诚狡猾的很,若是因为证人计划横生了什么枝节,这个责任谁来承担啊?我跟你们徐局长一样,是不会同意这个提议的。”

清醒的人自然是有的。

“二位局长,”明诚的旧同事梁仲春拿拐杖敲着地面,两边眼眯得一大一小,看上去就不是什么正面人物,不似明诚,“你们可知,这证人保护计划是谁提的么?”

“梁处长,”徐铁英抖动了一下眉毛,直直的盯着这个据说早年没瘸腿时也是一条好汉的梁仲春,“我久闻国安护短的风俗,先前还以为有马局长深明大义以身作则,国安便不会跳出什么人来给明诚求情呢。看来是我想错了。”

徐铁英这话直指梁仲春以下犯上包庇同僚,更深一层,却还有怀疑他私通明诚,将自己的罪证摘得一干二净的意思。

马汉山与梁仲春本就不是一路人,这会儿被徐铁英一提点,也起了疑心,“梁处长与明诚向来亲近,想来是不舍得明诚去死的。”

官场哪有什么朋友,马汉山猜想梁仲春打的,是要趁此机会把他撩下马自己上位的注意。

梁仲春面对着两股威压,在心里抖成了筛糠,面上却滴水不漏,“我与明诚确有交集,不过,那都是工作上的交集,二位大可不必担心。我只是想提醒各位,季老先生,等闲,咱还是不得罪的好。”

眼睛一瞥明诚,看到他从不知哪里翻出了一张纸和一支笔,龙飞凤舞写下了两个大字,贴在玻璃上给他看。

——开门。

敲门声登时响起。

梁仲春直到此时才被结结实实吓出了一身冷汗。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季白。


评论 ( 10 )
热度 ( 97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