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范川X明诚】嘿!小老板,要一碗面

脑洞+鸡血,可能有后续


不查资料了,架空



*

军靴踩着石头路发出的声响,和普通人家穿的破布鞋是截然不同的。即使是在鸡飞狗跳、打铁卖菜、吆喝家常等鱼龙混杂的环境中,军靴与高低石块儿碰撞造成的动静也依然无比清晰——在这个飘摇的年代,在这个动荡的环境里,好似只有手上拿了枪的,脚下才会这般沉稳扎实干脆利落。

范川一边看着刚下锅的面,一边竖起耳朵听着军靴越走越近。

“嗤”

他啐了口,招呼伙计道,“看着这锅,可别让面糊了,我进去和面。”说完也不管这伙计在高峰时间忙不忙的过来,“唰”地掀起了帘子,就进了后厨。隐没在帘子里的身形高大挺拔,看上去与这间破旧的小面馆儿有些格格不入。

吃面的大小娘儿们可不管这个,叽叽喳喳地议论个没完。

“我怎么觉着,这范老板是一天比一天俊俏了呢。”

“那可不,”另一个呼噜吃完最后一口面,拿袖套揩了揩嘴,“面好吃,人更……”

“作死啊你,”旁边的推了推她,捂着嘴“咯咯”笑不停,“这话要是被你家杀猪的听了去,那可不得把房顶儿都掀了。”

“他敢!”袖套瞪圆了眼,“范老板要是愿意跟我过,有他什么事儿啊。”

“也是哈哈哈哈哈……”

周遭几个姐妹儿笑作一团,旁边几个大老爷们儿把一切看在眼里,心中不知把范川这个小白脸骂了几回。


北风猛地一吹帘子,刮得大伙儿一个机灵。随着风进来一个男子,锃亮的军靴上有些突兀的泥水点儿,大衣上还有些没融干净的雪花儿。

“小老板,要一碗面。”他的嗓音低沉清润,脸上也温和带笑,看上去并无恶意。

伙计一眼就认出了他,大着胆子走上前去,“哟,这不是上次那位军爷嘛,来来来,里边儿请。”

“军爷什么的可不敢当,”男人摆摆手,跟着伙计走到了最里面靠近炉火的暖和位置坐下,塞了几张票子到伙计手里,“你们老板呢?又出去跑马了么?”

“这个……”伙计拿余光瞟了瞟后厨,也不敢多说什么,赔笑糊弄道,“我手艺没有我们老板好,爷一会儿要是觉得面不好吃,可千万担待呀。”

“砰——”

后厨传来一记响亮的摔面声,把伙计吓得一松手,擦桌子的毛巾便落到男人腿上。

“哎呦,爷爷爷,真是不好意思诶。”伙计慌忙伸手要捞,被男人按住了手,“没事儿,我来吧。”

男人的掌心温暖,不算粗糙但能感觉到茧子。伙计不敢去想那些茧子是怎么来的。

“去煮面吧,不用管我。”男子把毛巾递了过去,瞄了眼只能看到半截儿身子的后厨揉面师傅,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


几个娘儿们好奇地要命,推来推去,最后推了做煎饼的秦二婶出来探探。

“这位……怎么称呼?”二婶提着她的煎饼框子走过去,把框子往桌上一放,“吃煎饼不?”

“我叫明诚,明天的明,忠诚的诚。南方人,吃不了大葱,不过还是谢谢您了。”







评论 ( 55 )
热度 ( 193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