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微淼川向】黑历史

OOC

OOC

OOC


1.


“无用的齿轮。”罗淼模仿着唐川的声音,还顺便模仿了他的样子,板着脸,腰板挺得笔直,引得一旁的几个研究生哄笑不停。

罗淼说完,自己也笑开了,走到唐川身边把他空了的咖啡杯拿走续满,一边吐槽道,“好家伙,那可是对着尸体啊。我第一次出警就在现场听到有人说这种话,当时真是没把我吓得半死啊,还以为遇到变态杀人狂了呢。出人意料吧?你们唐教授当年是这样的。”

“还要我解释多少遍?”唐川并没有抬头看他,只是微微偏头以示自己听到了,眼神牢牢粘在纸上的数据里,说话的当口,报告翻了三页,“我对所有生命都是尊重的。况且那也不是我的原话,我只是看到那个坠楼的人手上的手表残骸,突然想到了而已。”

唐川说完,伸手想拿咖啡却扑了空,这才望向了罗淼,面露嘲色,“也不知道是谁,二话不说掏出了手铐把我拷住,结果还没带钥匙,害得我平白无故进了趟警局。”

研究生们低低地惊呼让罗淼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我那是第一次出警,没经验犯点错怎么了。打车的钱我也给你报了,还请你吃了饭,您老还不满意?”抱怨归抱怨,热咖啡还是立马奉上。

唐川喝了咖啡,眨了眨布满红血丝的眼睛,又转过头把自己埋回了报告堆,罗淼要是眼神尖一点儿估计能看到他嘴角的笑意。“现在想想,还是那个时候傻乎乎的罗警官有意思。”说完,唐川还轻轻哼了一声——那个声音,和他放人过论文时发出的声音几乎一模一样。

罗淼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也不甘示弱,“现在想想,还是那个时候白白嫩嫩的唐老师有意思。”

“教授以前很白么?”几个研究生仗着唐川心情好,壮着胆子问道。

“那当然了,”罗淼挑着眉掏出手机,手速飞快地翻出了相册,炫耀般地一指,“喏,看看,那个时候是不是很好看?”

画面中的唐川穿着烂大街的篮球衣,发丝被汗水浸湿耷拉在头上,毫无发型可言——他甚至没有出现在画面中央。即使如此,所有人都第一时间看到了他,那个眉目俊秀的少年被金色的阳光渡了一层边儿,黝黑乌亮的眼珠直直地盯着镜头,为他的美增添了一分慑人魂魄的力量。

“真好看!太好看了!”女学生们惊呼。

“罗老师,”有人摇他胳膊,“把照片也传我们一份呗。”

“那可不行,这是私人珍藏。”


2.


“咖啡。”唐川扭动着酸疼的脖子,满脸嫌弃地打断了罗淼和学生们的畅谈。

“还喝?这都第几杯了。”

唐川瞪他。

“行了,你真要喝,我出去给你买现磨的,别喝这破烂玩意儿了。”罗淼趁机摆脱了学生们的包围,走到唐川旁边,“你真不考虑再买一个咖啡机?”

“不。”唐川简短而有力地吐出一个字。

罗淼知道他还在跟自己较劲儿,忍不住劝道,“不就是被人穿小鞋诬陷你挪用公款买咖啡机么,这都多久以前的事儿了,也给你平反了不是?干嘛跟你自己过不去呀。”

唐川像是没听到他的话,报告翻得哗哗响。

罗淼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也不知道要怎么补救,只能干站在那里等着他开口,顺便在心里吐槽天才脆弱的自尊心。

好一会儿,唐川终于说话了,“不想跑腿?那就给我一杯速溶的。”

“我没……你每次早课我都给你带早饭,风雨无阻吧?难道还差这一次不成?”罗淼觉得自己特别委屈,“我就是说……”

报告在唐教授手里无助地呻吟着,打断了罗淼的解释。

“行,”他无奈道,“我现在就去买。”


3.


外面天气很好。

沐浴在阳光下,罗淼忽然笑了。

唐川可是神,他想,谁能料到呢,他竟然和神走的那么近。

“谁比谁高贵啊,”罗淼咧着嘴自言自语道,“神也要喝咖啡不是。”

他忽然记起唐川以前说过,聪明有什么用,我和真理之间的距离,与你们并无差别。


-End-


评论 ( 25 )
热度 ( 199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