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一个诚苏凯粉,水仙爱好者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懒癌晚期了,评论赛吃药

【双TOP】【明诚X季白】非黑即白(4)

突然发现这一章已经爆字数了,就不攒到明天发了,求个人品!!希望能活着走出考场【围笑

顺便说,我大纲码完了,突然发现……虐不起来……尼玛……我决定如果有赵李线一定开虐233333

以及,故事主线不是破案。嗯。


4.

李熏然现在住在明诚家里——明诚听说李熏然打算在快捷酒店暂住后,热情的邀请他把住酒店的钱省下来当房租交给自己。李熏然觉得这很公平,而且说实话,明诚的住所比起这座小城市的酒店要好上太多。

这是一套明诚用公务员工资明显负担不起的房子,地处X市市中心,周边被三个商圈覆盖,精装修,紫砂壶、字画、摆件应有尽有。李熏然是不懂这些的,他只是直觉这些东西如果是真的应该很贵。

“是假的,”明诚像是能够看穿他的心思,“买这套房子已经是我多年积蓄了,贷款还没还清呢,哪里有闲钱供养这些兴趣爱好。”

李熏然以前也陪着自己的父亲出门拜访老友,见过他们使劲儿找彼此茬又梗着脖子死活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宝贝是赝品的模样。他一直以为收藏界的普罗大众该是那样的,不曾想也会有明诚这种异类。

虽然帮着李熏然一起收拾他的行李,明诚却依然精准的掌握着一个让人舒服的距离感,不会乱碰他的东西,李熏然大咧咧的也没察觉,只是乐呵的想着明诚这个上司可真好啊。

正想着,明诚提着些薯片巧克力走了过来。大约是天气开始转热了,又干了不少活,明诚解开了两颗袖口,袖子整齐又漂亮的卷到了胳膊肘,露出一截线条美好的小臂。

李熏然有些看呆。

“饿了么?”明诚觉得好笑,“看到零食口水都下来了。”

“啊?什么?没……”李熏然手忙脚乱接过明诚递来的餐巾纸擦口水,忽然瞥到了他的袖子,“诶?这个袖扣……”

“怎么了?”明诚看了眼自己的袖扣,很普通的黄铜黑曜石材质,虽然做功不俗,但是到底是个意大利小牌子,李熏然难道能看出好坏来?

李熏然是不认识牌子的,但他看出了别的端倪,“我们队长也有一对这个袖扣。”

原来如此。明诚了然的垂下眼睫,却仍有丁点星光从缝隙中跑出去。

“你们季队把你教的很好。”明诚毫不吝啬夸奖,“跟你说过么?我们俩以前是室友,关系好着呢,这是我们出去旅游的时候买的。”

“哦,这样啊,我们季队倒是从没提起过你的事,”李熏然实诚的说完,才觉得有些不对,忙补充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季队很少谈到自己的私事。”

“我知道,他呀,”明诚半眯着眼,似笑非笑,“就是这样的人。”

李熏然很赞同,一个劲儿的点头,话匣子也顺势打开了,“明诚哥你知道么?跟我一批进警局的姑娘们都喜欢季队,又怕他,没人敢主动跟他说话,只敢背地里悄悄打听他,结果打听了半天,什么也没打听到,又来找我套消息,我哪知道什么呀。”

这下明诚真的笑了,“我跟你说呀,三儿他之前在警校可招人了,我们在那儿训练,操场栅栏外每天都有好多小姑娘蹲着看他发花痴。”

李熏然自己长得不差,被人围观的经历也不少,非常能够体会那种感觉,无奈又带点小得意的点了点头,觉得自己离偶像又近了一步。

不过……“为什么管季队叫三儿?”

“这你就别问了,到时候被你们季队知道了,”明诚比了个杀头的手势,“我还是很珍惜自己的小命的。”称呼本身倒是没什么,解释的时候要是漏了些他的身家信息,季白保准会生气。


X市的治安是真的不怎么样。李熏然想,因为他还没正式转职,就被明诚以人手不足为由,带出去查案了。

“One Night夜总会是X市最大的夜总会,背后有龙兴帮做靠山,一般人不会上那里挑事。”明诚一边走一边给李熏然解释案情,“X市是龙兴帮在Z省最大的势力范围,市政府里也有很多高层与他们有联系,后台硬得很,就是我们警察跟他们打交道都要小心翼翼的。你一会儿去了,就到现场取个证,别的事儿我来。”

“市政府的高层与黑帮勾……”李熏然话没说完,就被明诚捂住了嘴。

“嫌命太长是吧,”明诚没好气的瞪他,“这种话你自己知道就好。”

“那……”李熏然压低了声音,“公安系统里……”有没有这样的官员?

“比你想象的要多,”明诚也没瞒着他,又介于李熏然跟这些人打交道的可能性不小,张口就报了几个名字,“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小喽喽,你自己掂量吧。”

李熏然被这个消息砸的有些晕,好在心理素质过关,脸上除了绷得比较紧外并无异色。

“记住,在这里,谁都不能信。”

“那你呢?”李熏然问。

“你自己看着办。”

夜总会离警局不远,两个人乘着凉风步行了十多分钟就到了。

门口的马仔一见明诚,立马迎了上来,“明队长,好久不见啊,近来可还好?”边说边递烟。

李熏然看到他们熟络的攀谈着,立刻想起了明诚刚才说的“谁都不能信”的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这是我新徒弟,”明诚和人聊了会儿,把发着呆的李熏然拖了过去,“李熏然,李警官。熏然,这是这边的保安处负责人,阿祥。”

李熏然对这个流里流气的保安处负责人半点好感都没有,碍于家教,还是伸手回握了阿祥。

“现场已经保护起来了,”阿祥说,“在309,骞哥说如果你有空就跟他见个面,504。”

“熏然,你去309,完事儿了在大堂等我。”毫无疑问,他是要去504的。

李熏然的大脑飞速的旋转了起来。

“知道了。”他低低的答道,语气异常的冷淡。

不用说明诚,阿祥都一言看出了李熏然的情绪,想要上去说两句,被明诚制止了,“少爷脾气,也不知道是谁惯的。”

跟明诚打交道也有一段时间了,阿祥很少看见明诚这么直接的出言讽刺。在他印象里,明诚一直是笑面虎那个类型的,见谁都是和颜悦色甜言蜜语,跟他打交道是很舒服的,只要不做他的对头就行了。

李熏然像是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也不看两人,兀自往冷清的夜总会里走。

“真他妈晦气。”明诚望着李熏然消失在电梯里的背影,啐了一句,把手上的烟往地上一扔,踩灭。

“您也别那么大火气了,跟这种小毛孩儿,犯得着么?”阿祥劝他。

明诚盯着扁了的烟头,露出厌恶的神情,“还有烟么?”

自然是有的。阿祥忙不迭的往口袋里摸去,烟盒还没打开,又听明诚改口道,“算了算了,我上阿骞那儿蹭他的雪茄去。你忙你的吧。”说完,抬腿就走。

阿祥并不觉得他态度恶劣,毕竟相比很多人,明诚的态度已经要好太多了,他只觉得他心情是真的不好,也没在意。

夜总会的五楼是一溜的KTV包房,当然,这些房间别人当不当KTV用就不好说了。

明诚推门而入的时候,房间里正放着一首邓丽君的歌,身材魁梧的男子跟着邓丽君甜软的嗓音扭动着身躯,那画面真是要多违和有多违和。

“几天不见,舞技见长啊。”明诚拍手道。

壮汉对着明诚抛了个媚眼,回头把歌给切了。

“阿骞,看你这样子,我是真看不出你这儿死了个人。”

“不是我的楼层,不关我的事。”阿骞耸了耸肩,“就算是三楼的讯子也指不定在哪儿乐呢,死的那妞叫钱杜鹃,棘手货,一点儿都不守规矩,谁的客户都要勾引,骚得很。恨她的人多着呢。”

明诚像是听过算过,也没打算深入剖析案情,“我让我们队里新来的那个下去看现场了,这些你也别跟我说,我懒得管。”

阿骞看他眉头微动,脸上透着厌倦,便问,“怎么了?新来的小崽子不听话?”

“哪壶不开提哪壶,”明诚抬脚虚踹了阿骞一下,道,“那小东西是从A市来的,他老爹是我当年的上司。”

“哟,这人也是够神经的,”阿骞奇道,“都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他放过你了呢。”

“谁知道啊,”明诚有些烦躁的伸手往阿骞裤子口袋里伸,被他抓住手腕后推了他一下,才接着说,“这小崽子他爹定是怀疑我了,就算不是怀疑,也至少想试探我,他妈的老狐狸,非揪着我不放。”明诚骂骂咧咧的说了几句脏话,像是还不解气,又踹翻了一个凳子。

凳子腿绊在一根电线上,倒地时顺势拔掉了插头。

什么也没发生。

“这什么玩意儿?”明诚皱着眉。

“大概是拖线板吧。”男人随口道,“你也别气了,来,我这儿有纯的白面儿,一起爽爽?”

“行啊,”明诚的眼睛一下就亮了,“帐记你头上?”

男人像是肉痛,“这……”

“你他妈跟我抠?”明诚毫不留情的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下,“我平时罩不罩你?嗯?”

“罩罩罩罩……”男人一咬牙,“请就请,不就是包白面儿么,我请!”

自然是没有人能精明得过明诚的。

李熏然勘察完现场,简单的问完话出来,转了一圈儿也没找到明诚,打他电话也没人接,想上五楼吧又被人拦着,只好在大厅转来转去,最后找来了阿翔,道,“案发那天晚上的监控录像能给我看下么?”

“李警官,”阿祥像是早有准备,“那监控我们也想看啊,可是不知道被谁删了。”

“删了?”

“对,删了。”

阿祥带着他进了保安室,一面墙上密密麻麻的是各个房间的监控,李熏然特地看了一眼五楼的——没有504。

“你看。”阿祥调出记录,“就这里,三点到四点的录像是黑的。”

“这是被人删的还是摄像机被人做了手脚?”

阿祥摇摇头。

“熏然?”明诚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保安室的门口,“我不是让你就看案发现场么?”语气不善。

李熏然梗着脖子不说话。

“走了。”明诚一扬下巴,甩了甩头。李熏然不情不愿的跟上。两个人一前一后,中间隔了快五米,陌生人根本看不出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阿骞走下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两个人离开的背影,问道,“这两个人关系不好吗?”

“糟着呢,”阿祥答,“那个小警察啊,当场给明队长甩脸子,愣头青得很,估计是把明队长给得罪的不轻。”

才怪。

明诚走出夜总会两条街,给李熏然买了个冰激凌,自己问店家要了杯白开水,一仰头,吞下了几粒药。

李熏然原本想问“我演技还不错吧”,见明诚在吃药,关切的改口道,“明诚哥,你不舒服么?”

“没有,抗过敏的药。”

李熏然了然,也没多说什么,心疼的拍着他的背怕他噎着,“上次……是严重到吃药都压不住了么?”

“上次是药吃完了。”

嗯,药不能停。


评论 ( 42 )
热度 ( 136 )

© 阿景_懒癌晚期你猜我弃没弃疗 | Powered by LOFTER